头条诗人 | 周庆荣:魂的标本

时间: 2020-05-19    阅读: 1405 次    来源:诗道中华
作者: 周庆荣

 1371bbc19bc743352e59b85cb258ad4

> 周庆荣, 笔名老风。农历1963年出生于苏北响水。先后就读于苏州大学外文系和北京大学国政系。1995年起在北京工作至今。1984 年开始诗歌写作,出版的散文诗集有《周庆荣散文诗选》、《我们》(中英文典藏版)、《有理想的人》、《预言》、《有远方的人》、《有温度的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诗歌》主编、《星星·散文诗》名誉主编、《诗潮》编委、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曾获2016年《星星》第二届散文诗大奖、第二届刘章诗歌奖、第七届中国“冰心散文奖”和2019两岸诗会桂冠诗人奖等。

 

推荐作品

 

魂的标本(组章)

周庆荣


 

▲ 约定

 

慢慢地,闪电的舌头会濡湿天空的唇。

那时,我以春风的方式和你相遇。拳头在冻土上敲击,如红铁在铁砧上被击打后的火星四溅。时代的干燥不会龟裂我们心中的湖水,童话的海绵里一切应有尽有。

握紧它,花斑蛇会游进草丛。而我们是鹰,是龙,可以飞可以腾跃。

闪电的舌头会濡湿天空的唇。

我也可以用更加现实的方式和你相遇,我是一棵草,你也是一棵草。春雨一下,我们就会变绿,漫山遍野的都是我们。

2018.11.29凌晨

 

 

▲ 反讽

 

我行走的山谷,两侧都是巍峨的高山。

山峰的基础部分属于山谷的外延,清亮的泉水自由流淌,它是山谷中任性的内涵。

被水击打的石头,苔迹真实。

小胖头鱼试图逆水而上,彩蝶飞舞着引导方向。

我行走的山谷,足音真实。

仰头的时候,我看到山峰。

它们在天空的下面,我的目光轻易就能超越。

任何在地面高耸着的,它们经常被榜样引用。

身处山谷,心如果要高,我就想高如天。

山峰也只是天空下的事物?

人迹可至的山谷,它是山峰的反讽。

清亮的泉水自由地流淌,我寻着水声前行,这一次,山谷的内涵事关人间的生命。

2019.10.7凌晨

 

 

 魂的标本

                ——观戴卫写生《建昌古柏》

 

茂盛的枝叶是多余的,可爱的松鼠和传说中的凤凰是多余的。

生命的丰富已告别青春期的生动,比天空还旷远的岁月,像被汗水浸透的毛巾,生活中的各种力量把它拧紧后,便是我眼前这株古柏的腰身。

被拧干挤压的身躯,它的右侧顽强地绿着活下去的希望。它左侧的枯槁是朽烂的惯性,它终于没能笼统地总结生命。

“生命经常会遭遇这些,历史的和现在的。”

“我就是这样和光同尘。”“他人眼里的沧桑,正是我千年的智慧。”

当我读出古柏想说的话,画家戴卫已经用水墨把它的魂制作成标本。

我承认自己需要这样的标本。

提醒也罢,激励也罢,人过中年,一株古柏是我的宿命,更是我的榜样。

2019.11.13凌晨

 

 

 有声读物

 

被表象鼓舞的人,正在接受鲜花。

他从一朵梨花中,虚拟着阵容庞大的果实将堆高整个山坡。

在生活中,梦想属于好消息。

在初冬的北方,我观察着最接近堤岸的湖水已经被薄冰覆盖。

梦想和它的实现,鲜花应该无法证明。

山侧一条石路,硬硬的山核桃砸响了生僻已久的寂寞。一步一步在寒风中登高的人,他们听到了这样的物语。

我也从不会被鲜花左右呢。

环境中存在许多有声读物,它们的功效或许分别是:安慰、警策和鼓舞。

2019.11.26下午,元大都遗址公园

 

 

▲ 唯有人性不可再被挥霍——观戴卫画《李逵探母》


这个男人的骨头和血肉隐喻着后来的正义与沧桑。

最可信的忠诚,它应该远离铜号式的发布,它警惕着逻辑缜密的论文。

所有被热爱与被忠诚的,孝,是最初的预言,更是最后的证明。

认真地看这一幅画:母亲老了,心事和慈祥省略了全部的语言。认真地再看:儿子的肩与背必须可以承载土地的逶迤和隆起。

《李逵探母》,戴卫只画母亲的脸和儿子的背影。后来的情节像生活一样为众人所知,他有权让画面静止,任岁月继续向前。

我愿意相信被母爱唤醒的善良将会在人间生生不息,那种路见不平的果敢只是劳动者平凡的日常精神。

热爱与忠诚,唯有人性不可再被挥霍。

2019.12.18凌晨,响水

 

 

 冬至

 

冬天真的深入骨髓了。

在与兄弟们把酒言欢之后,在结冰的湖畔,我想给生活记录下沉默的祝福。

祝福未来的日子,守住从前的真实。

时间是什么?

我把一块瓦片用力甩向冰面,坚硬与坚硬之间的快速滑行,彼岸竟然如此可以试探。

冬至的语言其实也是滑行一样的简单,朋友用焐热的手隔空握紧友谊,希望生长在冬天的深处。

当我说时间就是瓦片在冬至的湖面上飞速的滑行,谁在回忆波浪?谁在聆听刹那间就抵达的希望?

然后,我在石凳上坐下。

这沉默的苍茫,这让湖水结冰的节气,一个对生活有很多态度的男人,他一言不发。

他点燃一支烟,星空下孤独的燃烧拒绝多余的话语。隔空呼应的彼岸,应该感谢冬天的冰,它让距离简洁成滑行的优美。

所有的春暖花开,必须先通过冬至的考验。

2019.12.22凌晨

 

 

▲ 历史

          ——写在2019年岁末

 

多年前,那时我一定年轻。

一定无知者无畏。

我翻阅历史,只看重驰骋、搭箭和战马的嘶鸣。

一片云,黑里透亮;

另一片云,压城欲摧。

历史,只是人性的未完成时。

我祝福未来那样地豁免曾经的明争暗斗,因为,所有斗争的结果最终没有覆盖才子和佳人的民间需要。

多年后,我经常在酒后发呆。

历史,是我必须每天认真阅读的语言。石头从山头滚落,稗草成为庄稼地的主角,爱与被爱握紧实用主义的手。

如果历史的腋下依然杂草丛生,一个老年人,在现实的凌晨,在酒后,他说:走人间正道,历史原本沧桑。

历史也会腼腆,因为它在希望的击鼓传花游戏中经常落败。

2019.12.30凌晨

 

 

 岁末:真理的跳板


我放弃千万道波浪也要站在你的船头,时间中的一个标点,前面的语言是谁书写的关于往事的记录?

人类的墨汁又用去了一些。

一个孩子找到了他的母亲,一个母亲用月光一样的眼神说着太阳的明天。

时间又托运了一批行李。

那些易碎的得到了保护?

那些顽固的遇上了海绵的温柔?

去年的麦子,我记得有人招招手,它们走进了谁的粮仓?

日子摇晃如大海。

一座孤岛,想给时间的海浪断句。

哥哥站在船头,妹妹的名字统一叫做生活。

生活都找到了爱?

岁末,我想让时间迂回。

人间中的惆怅重返热爱,振臂高呼变成播种的古铜色的手臂,态度生冷的劣童在母亲的皱纹里写下人性的检讨。

时间的船头,在大海中只稍事停顿,我是自己的领航者,你也是。

然后,继续向前。

光芒下的海市蜃楼定义不了真正的彼岸。

岁末,如同真理的跳板。

山一村,水一程。

2019.12.31凌晨

 

 

▲ 老树皮的两面性

 

老树皮应该咬紧牙关,一棵树的未来在于它的内生长。

岁月的老脸皱纹斑驳,衣服的旧线头提醒着韶华易逝。

树的内部表现仿佛不知不觉中年轻人已经长大,一些老树皮因为忘我地慈祥而被人们尊重。一些老树皮认为自己就是树。

树干的本质因此就要服从于形式?

抱残守缺和老气横秋结盟,树皮的自觉一定要交给刀斧的砍伐?

对年轻的生命祝福吧。

过于沧桑与过于经验,这是老树皮的两面性。而晨曦终将刺破夜幕,太阳会从容升起。

谁是真材,谁是实料?

生活的用途将会轻易决定。

2020.1.16凌晨

 

 

▲ 大年三十

 

这个黄昏与往常无异,只是在夕阳的玫瑰红里多了一点玄铁的坚硬。

每一天都是寻常的日子,在寻常中找出顽强,如同在空气中抓住风的呐喊。

大年三十的晚霞被裁成门扉上整齐的对联,岁月里如果有惆怅,皆被豁免。

人们以正楷以行草把心里的话写给明天。

所有的明天从正月初一开始,希望在希望之后。

守岁的烟火在午夜将冲上天空,站在地面上的人群将看到高处的绚丽。那时,每一个屋子陈年的灰尘已经被清扫,日历上旧的一页将被撕下。

老日子里的那些让人间生产力经常尴尬的人,我多么希望他们集体停顿在往事里。

是啊,春暖花开之后,我拒绝与他们重逢。

农历大年三十,从黄昏到午夜,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把天空五颜六色的烟火看成是终将到来的人间春色。

春天会信守承诺,人间的命运托付给明天的诺言。

2020.1.24午夜

 

 

▲ 叩问

           ——观戴卫写生《老衲叩钟》

 

我佛,半个世纪为你劳动,不为别的,我只想借你的钟每日三叩。

你的钟是人间与佛界的边际之物。

三分之二是铜,三分之一是锡。

按照材料学的日常应用,它可以是另一把古时的剑,或者是装饰性的器皿和实现寄托的礼器。但你是我眼前的一口大钟,是古刹每天必须发出的声音。

寺庙是人间走向佛境的媒介,铜钟是媒介之媒介。

我是一个年长的劳动者。

我要每日三叩。

叩呈人间五味的真实,让佛永远是正确的知情者;叩述人与人的差异,除了高尚和卑鄙之外,更多的人只想寻常地活着;

第三叩,我想听听你的声音。是不痛不痒的普遍的道理,还是对劳动者必将实现的回报的承诺。

我叩钟啊!

在我坦承了一生的言与行,最后的钟声就是我的叩问。

天欲晓,艳阳把祥云画在人间的头顶。

我听到的是这样的声音,佛知否?

2020.2.3凌晨

 

 

▲ 子夜的寓言

 

子夜的窗玻璃上,悬着一只蜈蚣。

我以为它是一条微缩的龙。

它隔着玻璃看我在深夜依旧醒着的生活,我说:你是蜈蚣?

它摇摇头。

它的身体被众多的长足簇拥。

它昂首,让我去历史里寻找它的名字。

 

我有烈酒一壶。

翻阅旧的资料,蜈蚣泡酒,可祛寒。

我还没来得及说出真相,那些长足护着一个臃肿的身段,游进黑暗中。

 

长啸的是我。

夜深时醒着。

像纤夫的号子,引来渊中的龙吟。

 

当纤夫用双脚丈量完一江之水,

地面就有腾飞。

2020.2.13凌晨

 

 

▲ 隔膜

 

像摸着覆盖滑石粉的物件,也像是颈椎骨质增生压迫了神经,手指发麻后对掌中的东西产生出来的感觉。

更好似一个人总会言不由衷。

更多的人因此真诚地虚伪终身。

2020.2.17凌晨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诗道中华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