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少衡:题目的变化

时间: 2020-05-19    阅读: 213 次    来源:《小说选刊》
作者: 杨少衡

 记得曾经参加一个读书活动,在最后一个环节与读者互动时,有位陌生读者问我是怎么做小说题目的。有的作者能够把题目做得让人一看就想读下去,我是否也想这么做?我承认他说得挺含蓄,我自己在这方面尚需努力,因为时常感觉把握不准。

这个中篇小说在写作中几次变动题目,原因也是把握不准。起初我想用《虹桥驿》为名,也就是拿我在小说里编的一个地名统领全局,感觉其既有历史感,又有现实意味,事件围绕那个地方展开,拿那个地名当题目似也合适。但是写作中发觉自己注意力分散,总是情不自禁地想去讲述历史故事或者山川风貌。我觉得可能是题目定大了。小中篇容量有限,我所能做到的可能只是把当下这几个人做的这一点儿事写出来。因此题目就被改为《欢迎来到虹桥驿》。我让小说主人公在他的地盘上到处竖起该标语以呼应小说题目,其间意外发觉这个新题目倒是有助于增加主人公的表演空间,于更充分表现人物有益。但是写成后回头再看,又觉得该题虽浅显易懂,却过于标语化,让人一下子想起某些特别宰客令人倒胃口的一日游。于是再琢磨,从小说里找出了一个成语“不亦乐乎”来做题目。我感觉这个题目不如前者外观鲜明,却与人物内心世界相关。以此为题展开作品,我需要更多地表现人物的想法及其情绪,而不只是描述他们都做些啥,因此有益于更深入表现人物。但是我感觉自己流于呆板,我有若干作品均以成语为题,都是四个字,排列起来虽显整齐,搞得像成语新编似的也不好。于是这小说就成了《不亦快乐乎》,略带调侃,似乎反有助于加深对相关人物、事件的理解。小说得《湖南文学》相助予以发表,已经无可更改,我却又为它的题目感觉不安,这不会涉嫌乱改成语有失规范吧?

虽然总是不尽如意,我还是感觉到本小说题目的几度变化对完成它确有意义,表现的是从外向内的深入过程,这或许是我这样的作者需要特别注意的。感谢《小说选刊》杂志让我得以借此一谈。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诗道中华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