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原创:卤洮古道寻马帮

时间: 2020-05-02    阅读: 1183 次    来源:诗道中华
作者: 田兴辉

 

实力原创:卤洮古道寻马帮

 

田兴辉/礼县

 

卤洮古道是卤城通往洮州的一条茶马古道,我的祖先曾是这条路上的赶马人,所以我听过很多关于条古道的故事,向往着有朝一日走这条古道,正好今年秋天休假半月,我就约了伙伴一起去洮州古道。

爷爷生于清朝末年,十六岁就开始当背脚子,后来他吆骡子、当马帮,在这条路上奔波了大半生。他提起这条古道就有讲不完的故事,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窗外的星星挂满了天空,青油灯盏上的火苗一亮一亮,爷爷的旱烟瓶上的火星子也在黑夜中一闪一闪,让我童年时的夜闪耀着亮光,他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长须,然后就会说:从前啊!......。那马帮的故事就在我们的心里扎下了根,让我一生也难忘记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

那时的卤城是西北最大的骡马市场,当时有四通八达的古道网络,卤城至秦州、卤城至汉中、卤城至雍州、卤城至洮州等,古道上车水马龙,过往客商络绎不绝,成就卤城经济、文化的发展。卤城(今甘肃省礼县盐官镇)地处陇南黄土山地,山势绵延,起伏舒缓,土地肥沃,西汉水从东至西横跨其境,形成了东西长,南北窄的带状平川,杜甫入川途经此地留有:“卤中草木白,青者官盐烟的诗句,证明了那时卤城盐业的规模很大。卤盐养的骡马也膘肥体壮、耐力强、适应力好,长途行走能力强,在大西北深受人们喜爱。

卤城的马帮按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中国古代方位,分为朱雀帮、玄武帮、青龙帮、高鹰帮(过去马帮把虎叫高鹰,),每一个马帮都分为三个马队,共十二支队伍,还有马帮主的护马队,共十三支马帮。爷爷的洮州道方位在卤城的西面,属于白虎,故称为高鹰帮。马帮的制度严格,分工明确,其它的马帮从驮回各种贷物,然后交给专门走洮州的马队去换骡马,走的时候驮的是粮食、茶、盐、还有一些棉布、药材等日用品,在洮州交换成骡马,吆回来便在盐官卖给汉中客。爷爷十八岁时任马帮前哨,他武艺高强,在一年一度的卤城马坪山马术比赛中,多次夺得好名次,不管是马术、射箭、还是武术等各项技艺,样样精通,深受马帮主的器重,二十岁当上了马锅头,半生没有离开过洮州道。

卤城至洮州共一十八马站,一站约四十华里,在礼县境内三山一水,六个驿站。至今在铁鼓坪、太塘、牛尾关等地还留有古道的痕迹。爷爷唱过的《走洮州》赶马调里有:

鸡叫三声走洮州,

山高道远路难走。

洮州一十八马站,

一站更比一站难。

铁鼓坪上鞋磨破,

黑峪汉水浪涛天。

手拉骡马赤身过,

水性不行赴黄泉。

哎哟哟,妹妹呀!

你看这走洮州的人儿难不难。

魂儿丢在牟家山,

路窄道险马不前。

分水岭上瘴气散,

命丧山林家难还。

牛脊驿站道路险,

跌入深潭赴黄泉。

南阳道上行路难,

九死一生难见面。

哎哟哟,妹妹呀!

你看这走洮州的人儿难不难。

爷爷一生最爱唱赶马调,那些在路上行走的艰难,在他高亢、嘹亮的歌声中,显得那么的美好,让我梦想着长大成人之后,成为马帮中的一员。爷爷说我家从祖爷时起就是赶马人,他常说一句话:农不加商一世穷,是贫穷让农民走上了经商之道,通过吆骡马、驮运货物,四处贩运,获得利润,这样就改变了很多种田人的命运。今天我站在这片黄土地上,仿佛看到一群奔驰的骏马在嘶吼,爷爷骑在他的枣红马上,呼唤着我走洮州。

车辆在曾经是洮州古道的公路上奔驰,但已看不见古道的痕迹,我想象着跨上了骏马,领着爷爷的马帮出发了,经祁山,过店子上,到西和,过河口上了铁鼓坪,站在大山顶上,群山如海,依然不见古道,一条乡村公路如长龙一样盘踞在山中,我弃车步行,在在黑松里对面的山崖中找到了马帮曾经走过的古道,长约十几米,宽约六尺有余,古道看上去很光滑,是马蹄印留下的痕迹,我想这里面一定有赶马人留下的汗珠,还有鲜血。

听爷爷说过,山上有个土匪叫刘万春,面如黑炭,人称刘黑子,残暴之徒,杀人如麻,他的马叫雪里红,是纯正的卤城马,浑身纯白,四蹄为红色,黑子爱在马上杀人,马的鬃及前半身都是红的,他嗜血成性,爱听人在死的时候的挣扎的吼声、哀求声,在马背上把人杀死后,血会顺着马脖子流下来淌进雪里红的嘴里,久而久之,雪里红也很残暴,它可以一步跨越两丈高的悬崖,能从三丈高的悬崖上跳下去,跨越四丈宽的河沟,能从山道上奔跑如飞,看到过的人说就是一道白色的闪电。这是让马帮心惊胆裂的一段路,不知多少人命丧黄泉,不知归路。爷爷的几个师哥、师弟都残死在他的手里。所以提起这段路,提起死难的弟兄,提起那些无人抚养的老人,还有流落街头的孤儿寡女,他总是老泪纵横,伤心欲绝。过了很多年后,每当他喝醉酒,就会喊叫:恨不能把刘黑炭斩落马下,他前任的几个马锅头,都死于黑子的刀下。爷爷是通过武术大会选任的马锅头,马术好,刀法也出神入化,骑的枣红马也千里挑一。在黑松林、万家沟、大场他与黑子多次交手,各有胜负,最后一次他与黑子在黑松林交手,劈断黑子一臂,名扬古道,让这条古道土匪听到他的名号闻风丧胆。后来是卤城的护马队把刘黑子抓住后,五马分尸,除了古道上的一害。

铁鼓坪是西秦岭的余脉,在当时山高林密,峰峦耸翠,莽莽荒林,峡谷幽深,溪涧轰鸣。在这里可怜的赶马人血洒古道,尸不还乡,孤魂遍野,留下老人孤苦伶仃,孩子流落街头,妻子无依无靠,寻吃讨要。秋天的山岗长满孤黄的野草,这里有赶马人的孤坟,他们葬身此处长眠于乱岗之下。我长跪在这里,泣不成声,赶马人的后代看你们来了,你们魂归何处?山林寂静,空山无人,孤鸟哀呜,无人应答。一阵狂风吹过山岗,只是在我心中马在嘶吼、人在呼喊。我似乎听到了马铃声、马蹄声,似乎看到那些刚强的赶马帮汉子,不惧冬天的寒风,夏天的滂沱大雨走向洮州。

一抹残阳如血柒红了天边,我们穿过了幽深的峡谷,怀着马帮的悲怆我们夜宿龙林黑峪。龙林地处西汉水河谷地带,东面是大香山,西面为牟家山,北面为金子山,三山峰峦陡峭。沟壑纵横,西汉水为南北走向,横跨龙林全境。

在龙林黑峪米兰大道(四川通兰州)与卤洮古道相交汇,古称黑峪驿。走洮州道时汉水大浪涛天,马帮赤身渡河,不知有多少人曾藏身鱼腹。两条路都很艰险,冤魂遍野,所以称龙林为鬼城。复杂的地形,恶劣的自然环境,难行的古道,伤人的蚂蝗,林中的瘴气,饿昏了的山兵(狼)伏在林中,嘶吼的高鹰(老虎)等着路上的行人。匪贼当道索性命,十个出门九不还。长年累月,马帮弟兄死伤无数,为了度化他们的亡灵,马帮主在龙林修建了地藏王菩萨殿,让兄弟们的亡灵安息。

晚上我请来当地的朋友,让他给我找来一匹马,准备第二天过潘坪村翻越牟家山去太塘。早上起来,天空万里无云,我跨上马在高耸入云山道上奔驰,让我似乎穿越了时空成为了赶马人,嘀嘀哒哒马蹄声与呛啷、呛啷的马铃声在这空寂的山道上显得格外响亮,在牟家山上举目四望,群山如林,汉水似练。让我感到赶马人应有胆识,有坚韧的毅力,有超常的耐力,有超群的智慧,才能成为马帮中的一员,风餐路宿,山匪出没,风雨无阻,造就了马帮汉子的刚强与血性,他们给子孙们留下了面对灾难时不屈的精神。

翻过下目梁,往下走到沟底就到太塘村了,太塘有大滩古城遗址,位于太塘河北岸,东、南城墙坍塌亦尽,唯留下北墙、西墙部分可见,残恒断壁,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在清朝末年这里是赶马人的天堂,它也是茶马易市的交易市场,当时市场也比较繁荣,街上有旅店、饭店、商部、妓院等服务功能齐全,还有南来北往的客商在这里交易,走洮州的赶马人可在这里休整几天。在铁匠铺里钉马掌,有丰富的草料喂马,马也在这里要调换休整,有伤病的人在这里换班了。最让赶马人高兴的是藏下的私货可以出手换点把头了(银元),这时马锅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大部分赶马人都是穷苦人,只要不是马队骡马身上驮的货物,他们私自携带的货物,马锅头会让他们在这里发点小财,马帮也会给他们结一部分工钱,特别是宽厚、善良爷爷会给他们格外的奖赏。这也是马帮管理者的高明之处,不然这九死一生的差事谁还会干。于是赶马的人在这里有自由,有欢乐,有幸福。

过了太塘,我们就往牛尾关方向前进,天上阴沉沉得,走了不远就下起了毛毛细雨,群山茏罩在雾色中,好在这段路虽然是山路,但较为平缓,到白关硬各坝,越过分水岭,过柳坪再往下走就到了牛尾关,在路上我们巧遇王班长,夜幕也降临了,我们就夜宿牛尾关道班。

牛尾关地处沙金乡,是申家河与沙金河的交汇处,两河在这里汇合后,过白河流入清水江,最后在雷坝汇集于西汉水下游。牛尾关地域面积不大,东西宽约600米,南北长约3公里,属小河谷地带,但他的确是古道上重要的驿站。

牛尾关古称牛脊驿,卤城的马帮在这里有一个专门的驻马店与货站,因为有两条古道在这里汇聚。一条是从牛尾关为起点,经白河、桥头、草坪、过阶州、下四川的古道。一条是一路向西,经沙金、好梯、南阳、过宕昌,岷县去洮州的古道。他们有三支马帮队伍,高鹰一队的人马是洮州道上的马帮,高鹰三队的人马是川道上的马帮,一支队伍就有八十多人,二百多匹骡马,所以当时这里人来客往,热闹非凡。这里也是三支队伍,在这里交换货物,三队驮上来的茶交给一队去洮州,一队从洮州吆来的骡马,一部分要赶到四川,一部分要赶回盐官。鹰二队与鹰一队常常在相反的方向,一队在卤城时,二队肯定在洮州,保证了生意的连续性。洮州道上的马帮有一套严格管理制度,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也有人性化激励马帮成员的制度,是一个有凝聚力的团队,他们为当时经济的发展、文化的繁荣,在这条古道上流下了血汗。

秋天的牛尾关是那么得美丽,在阳光的照射下,清澈的沙金河在静静地流淌,远山含黛,小河边树林上的叶子成了黄色,装扮着这个驿站。早上起来,我们先到楜梯崖的山崖上,寻找残留的古道,在牛尾关至沙金的公路上,我们上了一段山坡,寻找到了一块石碑,由于年代久远,上面的字看不清楚了,只有二龙戏珠的浮雕清晰可见。转身再往前走,一条石阶古道呈现在眼前,石阶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着亮光,是马帮行走时留下的印记,我用手摸了摸石头,很光滑,宽约三尺六寸,长约十米。在石崖上有一寸见方的栈道孔。上有高崖,下有沙金河的波涛,山高道险,如果马失前蹄,就命丧沙金河,这段险恶的路正是洮州道。我们就沿着这个方向去洮州,车辆从牛尾关出发,经沙金、宕昌县好梯、南阳、临江铺、宕昌县、岷县、卓尼县、就到了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新城镇,也就是古洮州。梦中的洮州古城啊!我心中的天堂,终于见到你了,我忍了一路的眼泪,此时不由人夺眶而出,洒在了这片热土上。

古洮州四面环山,城的东南是仁寿山(俗称墩坡山),城北有大石山(也叫朵山)、三角山、凤凰山,城南有烟墩山,正南是红桦山,它们都西倾山的余脉。城体依山而筑,东北高西南低,南门河自西而东,绕城而过,旧城墙还在,高近十米,东南西三面墙体很直,东北沿山脊而筑,蜿蜒于东陇山数座山峰上,全城气势雄伟,如巨龙盘绕。这就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卫城-----洮州卫城,它依然保持着明清风貌。洮州古城跨山连川,共有五个城门,东为武定门,南为迎薰门,西为怀远门,北为仁和门,西北为水永门,并设四座瓮城,还有敌楼,城内外墩台相望,可以传递消息。它是洮州河流域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并与唐蕃古道相连,有较发达的古道网络。境内自然风光绚丽多彩,藏族文化古朴神秘。

古城是汉、藏、回三族杂处之地,民俗风情浓郁独特,历史遗迹底蕴丰厚。明朝这里是卫城,驻扎着官府的军队,而在清朝的时候这里是茶马易市的最大的交易场所。卤城马帮在明末清初就有了商会,后来发展到有商铺、旅店、银庄等,规模较大。有很多人在这里安家落户,成了洮州人。洮州是赶马人的天堂。

我的卤洮古道之旅结束了,我在这条路上我寻找到了什么?这条路上的马帮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座座空寂的大山,让我欲哭无泪。在这条路上,大部分古道也被公路所代替,马路没有了,赶马的人儿不见了,然而那种在贫穷时不屈的精神还在,那种在古道上那种挣脱困苦、战胜恶劣环境、自然灾害的毅力还在,那种在艰难困苦跋涉中铸就的血性还在。他们不但在行走中发展了两地的经济贸易,还让汉族的文化与藏族文化在这里交融,汉藏文化先进的生产方式与生活理念相融合,汉族的农耕文明与藏族的游牧文明在这里得到了碰撞,中原文化与川藏相接纳,在马帮的相互交流中,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马帮文化。

礼县是先秦故里,秦文化、三国文化引起了人们的重视,希望更多的人关注这片土地上的马帮文化,让人们把马帮的精神传承。

作者简介

田兴辉:网名,惜缘:1964年出生于甘肃礼县,现就职于礼县交通运输局,任总工程师。酷爱文学,中学时代开始写散文,作品散见于《甘肃交通报》、《祁山》、《现代文学》等刊物。有部分作品获奖。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诗道中华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