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手架,一点点升高

时间: 2020-05-02    阅读: 830 次    来源:诗道中华
作者: 何书毅

 

                             

脚手架,一点点升高

   何书毅

1

戴露的光爬上脚手架

横竖摩挲,铁青的手印

变换不停地黑暗

已经被彻底扔在昨夜

 

从眼睛深处,一枚落红

在风里丢失

改变了疼痛的方向

 

2

脚手架一点点升高,温度也升高

汗涔涔地,风扯起丝绸

在母亲隆起的乳房间

分娩血红

光芒的碎片,击打着我

伸向黎明的双手

 

来不及合十参禅

 

朝阳是一个不喑世事的婴儿

对谁都一样陈述光明

 

3

鸟儿一样,盘旋脚手架

构筑想象和华美

 

我周身刮着自由的风

身下的汽笛,奔忙的尘埃

都忽略我高高在上的存在

 

我干瘦的羽毛终将脱落

不知将砸痛谁

 

4

依附于脚手架,我

一枚悬挂的单调的音符

难以组装命运的交响

 

嘭,偶然地

摔倒大地,大地回应的一声

虚浮地叹息

 

5

我浑身爬满太阳的毛毛虫

盐味毛毛虫,坚韧地

爬入我最敏感的领域

 

我适应了它的变态和噬咬

用干裂的嘴吞下高处的渺茫

 

6

脚手架,葳蕤的藤蔓

一块镂空彩石

灌进正午青铜的蝉鸣

 

我俯身这富裕的火花

忽然想起,梅已零落

门前的桃花正艳

 

桃花身上落上哪一只蜜蜂

潋滟地微笑

 

7

我曾用一盅茶丈量岁月的清香

用一把镰刀收获袅袅炊烟

我曾牵着黄牛

注目妻子唱起漫山的花儿

 

遥望缤纷的院落

妻儿围绕村庄最小的一块土地打转

像蠢笨的企鹅,无法披上红妆

由寒冷向温暖迁徙

 

8

塔吊升高了天空的高度

我被这个转动的天枰吊起

远离了庄稼农具炊烟还有绵延的河水

 

在天枰上,脚手架有多大重量

云轻雨轻,我只是一件轻如鸿毛的蓑衣

鸟瞰披着裙裾喧嚣的城市

怎样践踏奢靡和挤满于巷道的光明

 

塔吊升高,脚手架升高,我也不停

升高,还有头顶的一场宿命

 

9

但,我必须腾出一只手

倒掉跑进鞋中的小石子

这硌脚的石子一定会在高空坠落

愈来愈快地坠落

 

它击打着脚手架

发出钢铁的音

然后不见了踪迹

 

10

我和脚手架一同升高

剥出青色质地

吞没在喧嚣的烟尘里

 

低处的蚂蚁看着一点一点缩小的我

比她还小

小到在这个世界上

好像从没有来过

 

 

 

简介:何书毅,男,甘肃礼县人。已在《飞天》《开拓文学》《天水文学》《甘肃诗人》《陇南日报》等报刊发表诗文多数百篇(首)。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诗道中华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