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菩提

时间: 2020-05-03    阅读: 5 次    来源:原创
作者:祁山龙

————试论李远山诗学中的诗境与语言艺术

月光划过远方的山麓,隐现中,仅剩的皎洁,仿佛化不开的思绪,浓烈的,萦绕心头那片方寸的天空。

茶正浓,茶香四溢,桔黄的灯下,读诗,品茗,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一切发生在烦乱的心绪平静之后,尘世的喧嚣远离之后,静心与自己对话,也许正好读诗。好在,有诗兄远山的诗正在案头,如空谷之幽兰,馨香四溢。

“垂柳碧荷香蝶过,春花秋月丽人徊。”“垂柳,碧荷,香蝶”似曾无意,“春花,秋月,丽人”处处有情,“过,徊”两个动词,将诗意漾了开来,如同湖面的涟漪,四处扩散。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真境界。偶然掂起一桩公案,魏惠帝问禅,禅宗反问,“您说天上的云,是剪上去?还是粘上去的?”好在诗歌总能给人心灵一种启示,愁绪是过客的空愁,而西湖是不怕衰老的。他的诗有这种似水年华的人生彻悟,也有开豁自如的景物描绘,“飞瀑若琴弦,深潭做鼓盘”这种音乐场景,任你有多大手指,多长的手臂也弹拨不出,如此雄浑的音乐, “响石合奏曲,流水一家弹,”跌宕起伏,除诗之本身的平仄之外,诗意本身也充满音乐色彩,先仄起耳朵,想象该有多么雄奇的演奏,多么宏大的绝响,然三句轻轻一转,将人的思绪引入流水,出于意想之外,而又在意料之中了。这时才明白,上善若水是何等的境界。

一个成熟的诗人,不仅仅有一种叙述方式吧,往往是多向度的展开,或描摹,或抒情,或慨叹。“长天朗月星”天上明月当空,“寒路、雪山,”行之艰难,“几点梅花”暗香浮动,一湾长流水,款款梅园情。叙事“时、地、因、经、果”条理清晰,但没有叙述的那种冗繁,句间满含张力,诗中尽是诗情,踏雪寻梅,是诗人高骨品格的再现。

“桃花——南方

雪花——北方”

我以为是首跨度很大的诗歌,昌耀先生《斯人》“密西西比此刻风雨/地球这壁/一人无语静坐”,境界更远更大。窃以为只有现代之才有如此巨大的语言张力,然而远山“千里飞天万象浮,才观江北又东吴”接着笔锋一转“山青石瘦”是江南,“风阔山雄”是北国。跨度直通南北。不得不讶然于诗境的开阔,与诗艺的雄奇。

诗歌实在是一门艺术,而不是技术,诗到语言为止,是诗人终极目标,诗人的在场确立了诗意的空间。王静安提出“有我之境,无我之境”无我不是没我,而是化我为物,以物观物。“浪里白条鱼水跃,红衣摇橹脸羞红。”我在那里,但此种情感非常人所能道出。“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娇柔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矣。” “眼前几点零星雨,身后飘来一朵云。”“湖光穿树走,山色借风来”莫不如此。

诗境之有绮丽,雄阔之分,境界有高下之别,远山之诗,其纤若玲珑细语,其雄阔于九天之巅,“誓将岱岳斩成笔,狂向天穹写大书。”“狂提五岳逛天宫,笑踏七星登九重。”“君将星海当醇桶,我把西湖当酒盅。”“风云万里飞天路,雷电千鸣荡地胸。”其诗雄阔若此,当不失为大境界,大风骨。“古人论诗,有景语情语之分,然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如写富春山水,“柳绿花红两岸画,水欢鱼跃一江诗”“白云吐紫气,红日傲天岚。” 宋代苏辙说“文不可学而致,气可以养而成“吾善养吾浩然之气。”远山正是游历于名山大川之间,体悟自然之精妙,受益于日月之精华,心物相通,天人共随,故能出奇句,妙句,绝句。

诗歌符号,是诗歌创作的个人标签,得一句而传世者,遽不若著作等身而无寻访者高矣,诗歌之所以打上主观者深深的烙印,是诗人的语言符号,与自身的在场相生,相合,相融时产生的一种共时性语体环境,“荷花裸浴笑,柳树动情依。”“千里马嘶天际里,一湾新月欲琴弹。”是以远山进能观天下雄奇,纵横开阔,开天地之神妙,拥万千之气象,观天地之须臾,抚四海之一瞬;退则静观自心,“花笑无声风有语,人欢有意自开怀。”所心在诗歌低迷之时,能唤起人们沉睡的审美体验,给沉寂的传统诗词一道清音,亦不为过。

他的诗有着穿透心灵的力量,洗炼的句法结构与无与伦比的用词方式,名词动用,动词虚化上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的诗涉猎广博,用韵上大胆创新, 是他得益于对新韵的探求与介入,而非纯用古用典,囿于古韵律难以自拔,他的诗用格,而不拘于格,所以收放自如,得心应手。诗是内视点文字,其音乐性是诗歌本源,他的诗可吟,可诵、可圈,可点。

然他的诗,重在用词,他很少用铺垫,所以他的诗中很少看到形容词、连词、介词等。但他往往能调动你的感官,将名词赋予情态,意趣生动,在诗中随处可见名词用作动词,动词兼形容词的诗例。这使得他的诗,词工、境妙、意奇。

我时常认为,诗的境界合乎道,诗亦有道,虚实相间,阴阳相合,动静相宜,于静处求动,于平中见崎,是诗的高妙,诗人的书名是《诗道无界》,实在是实至名归。合乎艺,此间艺不仅是技术,而且是艺术,是信手拈来,皆成文章;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是胸有丘壑,下笔如神的自如。远山是集大成者,其有哲学的思考,书法的疏密,缓急的灵悟,在禅道的寻求中释放内心,又有社会学的积淀,惟其如此,才能成就其诗,诗艺亦无界,触类旁通,互相补益。

月华渐渐散去,窗外已归于沉寂,唯有其诗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盈在耳边,久久不绝。

 

 

 

 

 

 

 

——祁山龙于北京留民营

2016.3.5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诗道中华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