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府古题要解

时间: 2020-05-09    阅读: 535 次    来源:
作者:

乐府古题要解

 



○序

乐府之兴,肇於汉魏。历代文士,篇咏实繁。或不睹於本章,便断题取义。赠夫利涉,则述《公无度河》;庆彼载诞,乃引《乌生八九子》;赋雉斑者,但美绣锦臆;歌天马者,唯叙骄驰乱蹋。类皆若兹,不可胜载。递相祖习,积用为常,欲令後生,何以取正?余顷因涉阅传记,用诸家文集,每有所得,辄疏记之。岁月积深,以成卷轴,向编次之,目为《古题要解》云尔。

○江南曲

右《江南曲》古词云:“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又云:“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盖美其芳晨丽景,嬉游得时。若梁简文“桂楫晚应旋”,唯歌游戏也。又有《采菱曲》等,疑皆出於此。

○度关山

右《关山》古词,曹魏乐奏武帝所赋“天地间,人为贵”,言人君当自勤劳,省方黜陟,省刑薄赋也。若梁戴暠云“昔听《陇头吟》,平居已流涕”,但叙征人行役之思焉。

○长歌行

右古词:“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言荣华不久,当努力为乐,无至老大乃伤悲也。曹魏改奏文帝所赋“西山一何高”,言仙道洪濛不可识,如王乔赤松,皆空言虚辞,迂怪难信,当观圣道而已。若晋陆士衡“逝矣经天日”,复言人运短促,当乘闲长歌,不与古文合。

○薤露歌亦曰《薤露行》。蒿里传亦曰《蒿里什》。亦曰泰山吟行

右丧歌。旧曲本出於田横门人,歌以葬横。一章言人命奄忽如葬上之露,易晞灭也。词云:“葬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已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二章言人死精魄归於蒿里。词云:“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今乃不得少踟蹰。”至汉武帝时,李延年分为二曲,《薤露》送王公贵人,《蒿里》送士大夫庶人,挽柩者歌之,亦呼为《挽柩歌》。《左氏春秋》:“齐将与吴战於艾陵,公孙夏使其徒歌《虞殡》。”杜预注云:“送葬歌也。”即丧歌不自田横始矣。复有《泰山吟行》,亦言人死精魄归于泰山,《葬露》、《蒿里》之类也。

○鸡鸣

右古词:“鸡鸣高树颠,狗吠深宫中。”初言天下方太平,荡子何所之。次言黄金为门,白玉为堂,置酒作倡乐为乐,兄弟三人近侍,荣耀道路,其文与《相逢狭路间行》同。终言桃伤而李仆,谕兄弟当相为表里。若梁刘孝威《鸡鸣篇》,但咏鸡而已。

○对酒行

右阙古词。曹魏乐奏武帝所赋“对酒歌太平”。其旨言王者德泽广被,政理人和,万物咸遂。若梁范云“对酒心自足”,则言但当为乐,勿殉名自欺也。

○乌生八九子

右古词:“乌生八九子,端坐秦氏桂树间。”言乌母生子,本在南山岩石间,而来为秦氏丸所杀;白鹿在苑中,人得以脯;黄鹄摩天,鲤鱼在深渊,人可得而烹煮之。则寿命各有定分,死生驻前後也。若梁刘孝威“城上乌,一年生九雏”,但咏乌而已,不言本事。

○平陵东

右古词:“平陵东,松柏桐,不知何人劫义公。”此汉翠义门人所作也。义,丞相方进之少子,字文中,为东郡太守。以王莽篡汉,起兵诛之,不克而见害。门人作歌以怨之。

○陌上桑

右古词:“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旧说邯郸女子秦姓名罗敷,为邑人千乘王仁妻。仁後为赵五家令。罗敷出采桑陌上,赵五登台见而悦之,置酒欲夺焉。罗敷善弹筝,作《陌上桑》以自明,不从。案其歌词,称罗敷采桑陌上,为使君所邀,罗敷盛夸其夫为侍中郎以拒之,与旧说不同。若晋陆士衡“扶桑升朝晖” 等,但歌佳人好会,与古调始同而末异。

○短歌行

右魏武帝“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晋陆士衡“置酒高堂,悲歌临觞”,皆言当及时为乐。又旧说《长歌短歌》,大率言人寿命长短分定,不可妄求也。

○燕歌行

右晋乐奏魏文帝“秋风萧瑟天气凉”、“别日何易会日难”二篇,言时序迁换而行役不归,佳人怨旷无所诉也。

○秋胡行

右旧说:鲁有秋胡子,纳妻五日而宦於陈,五年乃归。未至家,於路傍见妇人采桑,美,悦之。下车谓曰:“力田不如逢丰年,力耕不如见公卿。吾今有金,愿以与夫人。”妇曰:“妇人当采桑力作,以养舅姑,不愿人之金。”秋胡归至家,奉金遗母。母使人呼妇,妇至,乃向采桑者妇也。妇恶其行,因东走投河而死。後人哀而赋焉。

○苦寒行

右晋乐奏魏武帝“北上太行山”,备言冰雪溪谷之苦。或谓《北上行》,盖因魏武帝作此词,今人效之。

○董桃行

右古词:“吾欲上谒从高山,山头危险大难言。”言五岳之上,皆以黄金为宫阙,而多灵兽仙草,可以求长生不死之术,令天神拥护人君以寿考也。旧说《董桃行》,後汉游婵和,终有董卓作乱,卒以逃亡。後人习之为歌章,乐府春天之,以为炯戒焉。陆士衡“和风习习薄林”,宋谢灵运“春虹散采银河”,但言节物芳华,可及时行乐,无使徂龄坐徙而已。晋传休奕著《历九秋篇》十二章,具叙夫妇别离之思,亦题云《拟董桃行》,未详也。

○塘上行

右前志云晋乐奏魏武帝“蒲生我池中”,而诸集录皆言其词魏文帝甄后所作,叹以谗诉见弃,犹幸得新好不遗故恶焉。

○善哉行

右古词:“来日大难,口燥脣乾。”言人命不可保,当乐见亲友,且求长生术,与王乔八公游焉。又魏文帝词云:“有美一人,婉如清扬。”言其妍丽,知音识曲,善为乐方,令人忘忧。此篇诸集所出,不入《乐志》。

○东门行

右古词云:“出东门,不顾归。”言士有贫不安其居者,拔剑将去,妻子牵衣留之,愿共餔共餔糜,不求富贵,且曰:“今时清,不可为非也!”若鲍照“伤禽恶弦惊”,但伤离别而已。

○西门行

右古词云:“出西门,步念之。”始言醇酒肥牛,及时为乐,次言“人生不满百,常怀千载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末言无贪财惜费,为後世所嗤。诸家乐府诗又有《顺东西门行》,为三七言,亦伤时顾阴,有类於此也。

○煌煌京洛行

右晋乐奏魏文帝“夭夭桃园,无子空长”,言虚美者多败。又有“韩信鸟尽弓藏;子房保身全名;苏秦倾侧卖主;陈轸忠而有谋,楚怀不纳;吴起智小谋大;郭生古之雅人,燕昭臣之”及“仲连高士,不受千金”等语。若宋鲍照“凤楼二十重”,梁戴暠“欲知佳丽地”,始则盛夸帝京之美,而末言君恩歇薄,有怨旷沈沦之叹也。

○艳歌何尝行亦曰《飞鹤行》。

右古词:“飞来双白鹤,乃从西北来。”言雌病,雄不能负之而去,“五里一反顾,六里一徘徊”,虽遇新相知,终伤生别离也。又云“何尝快,独无忧”,不复为後人所拟也。

○步出夏门行亦曰《陇西行》。

右古词云:“天上何所有,历历种白榆。”此篇出诸集,不入《乐志》。始言妇有容色,能应门承的,次言善於主馈,终言送迎皆合於礼。若梁简文“陇西四战地”,但言辛苦战,佳人怨思而已。

○野田黄雀行

右晋乐奏魏曹植“置酒高殿上”,始言丰膳乐饮,盛宾主之献酬;中言欢乐极而悲,嗟盛时不再;终归於知命而不复忧焉。

○满歌行

右古词:“为乐未几时,遭世险巇。”其始言逢此百罹,零丁荼毒,古人逊位躬耕,遂我取愿;次言穷达天命,智者不忧,庄周遗名,名垂千载;终方言命如凿石见火,当自娱以颐养,保此百年也。

○棹歌行

右晋乐奏魏明帝辞云“王者布大化”,备言平吴之熏。若陆士衡“迟迟春欲暮”,又如梁简文帝“妾信在湘川”,但言乘舟鼓棹而已。

○雁门太守行

右古词云:“汉孝和帝时,洛阳令王君。”当时广汉郪人王涣,字稚子,父顺,安定太守。涣少好侠,尚气力,数通轻剽少年。晚改节博学,通於法律。举茂才,除温令,政化大行。人畜牧於野,辄云以付稚子,终无失盗。迁兗州刺史,一年,除拜侍御史。转洛阳令,狱讼止息,发擿奸伏如神。元兴初病卒。老少咨嗟,奠酬以千数。及丧西归,至弘农,人多设祭於路。吏问其故,言我平常持租诣洛阳,有司钞截,恆亡其半,自王君在事,不复见侵枉,故来报耳。人思其德,立祠在安阳亭。有食酒肉,辄往弦歌而祭之。後邓太后下诏褒美,拜其子石为郎。帝事黄老之道,悉毁诸祠庙,惟涣及卓茂庙存焉。按其歌词历述涣本末,与本传合,而题云《雁门大守行》,所未详也。若梁简文帝“轻霜中夜下”,备言边城征战之思。及皇甫规雁门之问,盖依题焉。

○白头吟

右古词:“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又云:“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始言良人有两意,故来与之相决绝;次言别于沟水之上,叙其本情;终言男兒当重意气,何用于钱刀也。一说司马相如将聘茂陵人女为妾,文君作《白头吟》以自绝,相如乃止。若宋鲍照“直如硃丝绳”,陈张正见“平生怀直道”,唐虞世南“叶如幽径兰”,皆自伤清直芬馥,而遭铄金点玉之谤,君恩似薄,与古文近焉。

以上乐府《相和歌》。案相和而歌,并汉世街陌讴谣之词,丝竹更相和,执节者歌之。本一部,魏明帝分为二部,更递夜宿。本十七曲,後为十三曲,今所载之外,复有《气出唱精列东光引》等三篇。自《短歌行》以下,晋荀勖采择旧词施用,以代汉魏,故其数广焉。

○殿前生桂树

古乐府《鞞舞歌》。按《鞞舞歌》,汉代燕享用之,不详所起。其歌又有《关东有贤女》、章帝所造《章和二年中》、《乐久长》、《四方皇》共五篇,其词皆亡。近史亡,《鞞舞》本汉《巴渝舞》。高祖自蜀汉伐楚,其人勇而善斗,好为歌舞,帝观之曰:“武王伐纣之歌。”使工习之,号曰《巴渝》。渝,美也。或云其地有渝水,因以取名,未详也。

○白鸠篇

右其词首章曰:“翩翩白鸠,载飞载鸣。怀我君德,来集君庭。”按晋杨泓《舞序》云:“自到江南,见有《白符舞》,或言《白凫鸠舞》,察其词旨,乃吴人患孙皓虐政,思从晋也。”《济史》载其本歌云:“平平白符,思我君惠,集我金堂。”言晋为金德,“符”与“鸠”皆“合”也。则上“翩翩白鸠”之词,盖後晋人改也。

○碣石篇

右晋乐奏魏武帝词。首章言东临碣石,见沧海之广,日月出入其中。二章言农功毕而商贾往来。三章言乡土不同,人性各异。四章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也。

○淮南王篇

右古词:“淮南王,自言尊。”淮南小山所作也。旧说汉淮南王安服食求仙,遍礼方士,遂与八公相携俱去,莫知所适。小山之徒,思恋不已,乃作《淮南王歌》。其词实言安仙去。

以上乐府《拂舞歌》。按《拂舞》,前史云出自江右。复有《济济》、《独禄》等共五篇。今读其词,除《白鸠》一篇,馀并非吴歌,未知所起。

○折纻歌

右古词盛称舞者之美,宜及芳时为乐。其誉白纻曰:“质如轻云色如银,制以为袍馀作巾,袍以光躯巾拂尘。”

以上乐府曰《白纻歌》。按旧史称白绽吴地所出,《白纻舞》本吴舞也。梁武帝令沈约改其词为四时之歌,若“兰叶参差桃半红”即其春歌也。周处《风土记》云:“吴黄龙中,童谣云:‘行白者,君追汝,句骊马。’後孙权征公孙渊,海浮乘舶。舶,白也。时和歌犹云行白纻。”盖出于此。BT3上之回

右汉武帝元封初因至雍,遂通回中道,後数出游幸焉。其歌称帝“游石关,望诸国,月支臣,匈奴服”,皆美当时事也。

○战城南

右其词大略言“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得葬,为乌鸟所食,愿为忠臣,朝出攻战而暮不得归也。

○巫山高

右其词大略言江淮水深,无梁可度,临水远望,思归而已。若齐王融“想像巫山高”、梁范云“巫山高不极”,杂以阳台神女之事,无复远望思归之意也。

○君马黄

右初言“君马黄,臣马苍,二马同逐臣马良”,终言美人归以南,归以北,驾车驰马,令我心伤。

○芳树

右古词,中有云:“妒人之子愁杀人,君有他心,乐不可禁。”若齐王融“相思早春日”、谢朓“早玩华池阴”,但言时暮众芳歇绝而已。

○有所思

右其辞大略言“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毒瑁簪。闻君有他心,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已往,勿复相思,而与君绝”也。若齐王融“如何有所思”、梁刘绘“别离安可再”,但言离思而已。

○雉子斑

右古词,中有云:“雉子高飞止,黄秸飞之以千里。雄来飞,从雌视。”若梁简文帝“妒场时向陇”,但咏雉而已。

○临高台

右古词,大略言“临高台,下有清水清且寒。江有香草目以兰,黄秸高飞离哉翻。开弓射鹄,令吾主寿万年”。若齐谢朓“千里常思归”,但言归望伤情而已。一作古词言“临高台,下见清水中有黄鹄飞翻,关弓射之,令我主万年”。

○钓竿

右旧说有伯常子避仇河滨为渔者,其妻思之而为《钓竿歌》。每至河侧辄歌之。後司马相如作《钓竿》诗,遂传以为乐曲。若刘孝威“钓舟画彩鹢”,但称纶钓嬉游而已。

以上乐府《铙歌》。案汉明帝定乐有四品,最末曰《短箫铙歌》,军中鼓吹之曲。旧说黄帝所造,以建武扬德。《周礼》所谓“王大捷则恺乐,军大献则恺歌”是也。自《上之回》皆汉曲。又有《硃鹭》、《思悲翁艾如张》、《拥离》、《战城南》、《巫山高》、《上陵》、《将进酒》、《君马黄》、《芳树》、《有所思》、《鸡子斑圣人出》、《上邪》、《临高台》、《远如期》、《石留》等十八曲,字多纰缪不可晓。《钓竿》一篇,晋代亦称为汉止于十八,恐非是也。铙如铃而有舌,执柄而鸣之,周礼以止也。

《黄鹤吟》一曰《黄鹄》。

《陇头吟》一曰《陇头水》。《出关》

《入关》《出塞》《入塞》一本阙上四曲。

《折黄柳》《黄覃子》

《赤之扬》一本阙上二曲。

《望行人》魏晋已来,惟传十曲。《关山月》《洛阳道》

《长安道》《梅花落》

《紫骝马》

《马》《雨雪》《刘生》合一十八曲。一本多《豪侠行》、《古剑行》、《洛阳公子行》三题,误。

○刘生

右刘生不知何代人,观齐梁已来所为《刘生》词者,皆称其任侠豪放,周游五陵三秦之地。或云抱剑专征为符节官,所未详也。

以上乐府横吹曲,有鼓角。《周礼》:“以{卉鼓}鼓鼓军事用角。”旧说云,蚩尢氏帅魍魅与黄帝战于汲鹿之野,帝始命吹角为龙鸣以御之。其後魏武北征乌丸,越涉沙漠,军士闻之,悲而思归。於是减为中鸣,尤更悲矣。又有胡角者,本以应胡笳之声,後渐用之,有双角,即胡乐也。汉博望侯张骞入西域,传其法,唯得《摩诃兜勒》一曲。李延年因胡曲更造新声二十八解,一本多“其法”二字。乘舆以为武乐。东汉以给边将。又有《出关》、《入关》、《出塞》、《入塞》、《黄覃子》《赤之扬》、《黄鹄吟》、《陇头吟》、《折杨柳》、《望行人》等十曲,皆无其词。若《关山月》已下八曲,後代所加也。

○王昭君

右旧史五嫱字昭君,汉元帝时,匈奴入朝,诏以嫱配之,号胡阏氏。一说汉元帝後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其形,案图召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昭君自恃容貌,独不肯与。工人乃丑图之,遂不得见。及後匈奴入朝,选美人配之,昭君之图当行。及入辞,光彩射人,悚动左右。天子方重失信外国,悔恨不及,穷案其事,画工有杜陵毛延寿,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陈敞,新丰刘白龚宽,并工狗马,人形不逮延寿。下杜阳望樊青,尤善布众色。皆同日弃市,籍其资财。汉人怜昭君远嫁,为作歌诗。始武帝以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嫁乌孙王昆莫,令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然。晋文王讳“昭”,故晋人改为“明君”。石崇有妓曰绿珠,善歌舞。以此曲教之,而自制《王明君歌》,其文悲雅,“我本汉家子”是也。《琴*》载:昭君,齐国王穰女。端正闲丽,未尝窥看门户。穰以其有异于人,求之者皆不与。年十七,献之元帝。元帝以地远不之幸,以备後宫。积五六年。帝每游後宫,昭君常恐不出。後单于遗使朝贺,帝宴之,尽召後宫,昭君乃盛饰而至。帝问:“欲以一女赐单于,谁能行者?”昭君乃越席请往。时单于使在旁,帝惊恨不及。昭君至匈奴,单于大悦,以为汉与我厚,纵酒作乐。遗使者报汉,送白璧一双,骏马十疋,胡地珠宝之类。昭君恨帝始不见遇,乃作怨思之歌。单于死,子世达立。昭君谓之曰:“为胡者妻母,为秦者更娶。”世达曰:“欲作胡礼。”昭君乃吞药而死。

○子夜

右旧史云晋有女子曰子夜所作,声至哀。晋武帝太元中,琅琊王轲家有鬼歌之。後人依四时行乐之词,谓之《子夜四时歌》,吴声也。

○前溪歌

右晋车骑将军沈玩所造舞曲也。

○乌夜啼

右宋临川王义庆造也。宋元嘉中,徙彭城王义康於豫章郡。义庆时为江州,相见而哭。文帝闻而怪之,徵还宅。义庆大惧,妓妾闻乌夜啼,叩斋阁云:“明日应有赦。”及旦,改南兗州刺史,因作此歌。故其和云:“笼窗窗不开,夜夜望郎来。”亦有《乌栖曲》,不知与此同否。

○石城乐

右宋臧质所作也。石城在竟陵。质为竟陵守,於城上眺瞩,见群少年歌谣通暢,因而为之词云:“生长石城下,开窗对城楼。城中美少年,出入相依投。”

○莫愁

右出於《石城乐》。石城有女子名莫愁,善歌谣,故《石城乐》和中复有莫愁声。其辞曰:“莫愁在何处?莫愁石城西。艇子打两桨,催送莫愁来。”古歌亦有莫愁,洛阳女,与此不同。

○襄阳

右宋随王诞始为襄阳郡,元嘉末仍为雍州刺史。夜闻诸女歌谣,因为之词曰:“朝发襄阳城,暮至大隄宿。大阳诸女兒,花艳惊郎目。”若裴子野《宋略》称:“晋安侯刘道彦为雍州,有惠化,百姓歌之,谓之《襄阳乐》。”盖非此也。

以上乐府清商曲也。按蔡邑云:“清商曲,其词不足采著。”其曲名有《出郭西门》、《陆地行车》、《夹锺》、《硃堂寝》、《奉法》等五曲,非止《王昭君》等。一说清商曲,南朝旧乐也。永嘉之乱,中朝旧曲散落江右,无复宋梁新声。元魏孝文帝篡汉,收其所复南音,谓之清商乐,即此等是也。隋平陈,因置酒清商署,若《巴渝》、《白纻》等曲皆在焉。

○日重光 月重轮

右为汉明帝乐人所作也。明帝为太子时,乐人作歌诗四章,以赞太子之德。一曰《日重光》,二曰《月重轮》,三曰《星重辉》,四曰《海重润》。汉末丧乱,後二章亡。旧说云,天子之德,光明如日,规轮如月,光耀如星,霑润如海。太子比德,故云重焉。

○上留田行《古今注》云“上苗田”,此云“上留”,盖传说之误。未知孰是。

右旧说上留田,地名,此地人有父母死,不字其孤弟者。邻人为弟作悲歌,以讽其兄,因以地名为曲。盖汉代人也。

○相逢狭路间行亦曰《长安有狭斜行》。

右古词:“相逢狭路间,道隘不容车。”其说已具《鸡鸣篇》。

○艳歌行

右古词:“翩翩堂前燕,冬藏夏来见。”言燕尚冬藏夏来,兄弟乃流宕在他县,主人妇为绽衣服,其夫见而疑之。

○怨歌行一曰《怨诗行》。

右古词:“为君既不易,为臣良独难。”言周公推心辅政,二叔流言,致有雷雨拔木之变。梁简文帝“十五颇有馀”,自言姝艳,而以谗见毁。又曰:“持此倾城貌,翻为不肖躯。”与古文意同辞异。班婕妤《纟丸扇诗》亦云《怨歌行》,不知与此同否。

○饮马长城窟行

右古词:“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伤良人流宕不归。或云蔡邕之词。若陈琳“水寒伤马骨”,则言秦人苦长城之役也。

○君子行

右古词云:“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言君子虽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以远嫌疑也。

○君子有所思行

右陆机“命贺登北山”、鲍照“西山登雀台”、沈约“晨策终南首”,其旨言雕室丽色,不足为久欢,晏安酖毒,满盈所宜敬忌,与《君子行》异也。

○朝歌行

右古词三七言。言虽甚奇宝器,不遇知己,终不见重,愿逢知己以托意焉。

○豫章行

右机“泛舟清川渚”、谢灵运“出宿告密亲”,皆伤离别。言寿短景驰,容华不久。傅玄《苦相篇》“苦相身为女”,言尽力於人,终以华洛见弃,亦题曰《豫章行》。

○门有车马客行

右曹植等皆言问讯其客,或得故旧乡里,或驾自京师,备叙市朝迁谢,亲戚彫丧之意也。

○猛虎行

右陆士衡“渴不饮盗泉水”,言从远役犹耿介,不以艰险改节也。

○齐讴行

右旧说齐人以歌其地。陆士衡“营丘负海曲”,述齐地之美。

○吴趋行

右旧说吴人以歌其地。陆士衡“楚妃且勿叹”是也。

○会吟行

右谢灵运“六引缓清唱”,其致与《吴趋行》同也。

○从军行

右皆述军旅苦辛之词也。

○出自蓟北门行

右其词与《从军行》同,而兼言燕蓟风物及突骑悍勇之状,与《吴趋行》同也。

○结客少年场行

右言轻生重义,慷慨以立功名也。

○东武吟行或无“行”字。

右鲍照“主人且勿喧”、沈约“天德深且旷”,伤时移世异,芳华但谢而已。

○苦热行

右备言流金铄石火山炎海之艰难也。亦有《苦寒行》,在前相和曲。

○放歌行

右鲍照“蓼虫邂葵堇”之类,言朝廷方盛,君上爱才,何为临路相将而去也。

○西长安行

右傅休奕:“所思兮何方?乃在西长安。”其下因叙别离之思。

○怨歌行

右傅休奕:“昭昭朝时日,皎皎最明月。”盖伤十五入君门,一别终华发,望不及偕老,犹望死而同枕之义。

○昇天行

右曹植“日月何肯留”、鲍照“家世宅关辅”。曹植又有《飞龙》、《仙人》、《上仙录》与《神游》、《五游》、《远游》、《龙欲昇天》等七篇。如陆士衡《缓声歌》,皆伤人世不永,俗情险艰,当求神仙翱翔六合之外。其词盖出楚歌《远游篇》也。

○凤将雏

右旧说汉世乐曲名也。若晋应璩《百一诗》云“言是《凤将雏》”,非魏晋曲明矣。

○楚妃叹

右陆士衡《吴趋行》云:“楚妃且勿叹。”明非近题也。非关晋曲明矣。

○白马篇

右曹植“白马饰金羁”、鲍照“白马骍角弓”、沈约“白马紫金鞍”,皆言边塞征战之状。

○空城雀

右鲍照:“雀乳四鷇,空城之隅。”言轻飞近集,免伤网罗而已。

○半度溪

右言战而半涉溪水见迫,所言皆岭南地。又有《武溪深》,亦此类也。

○起夜来

右其词意常念畴昔,思君之来也。

○独不见

右皆言思而不得见也。

○夜夜曲

右皆言独处自伤之意也。

○携手曲

右言携手行乐,恐芳时不留,君恩将歇也。

○阳春曲右伤时也。

○关山月

右皆言伤离别也。

○博陵王官侠曲

右见《陈琳集》。云云

○新城长乐宫行

右备言彫饰刻镂之美也。

○大垂手

右言舞而垂其手。亦有《小垂手》及《独垂手》也。

○行路难

右备言世路艰难及离别悲伤之意,多以“君不见”为首。

○蜀道难

右备方铜梁玉垒之险。又有《蜀国篇》,与此颇同。

○秦王衣曲

右言咸阳春景及宫阙之美,秦王卷衣以赠所欢也。

○轻薄篇

右言乘肥衣轻,驰逐经过为乐。与《少年行》同意。BT3妾薄命篇

右曹植“日月既逝西藏”,盖恨宴私之欢不久。如梁简文“名都多丽质”,伤良人不返,王嫱远聘,卢姬嫁迟。嫱即王昭君也。

○苦哉行

右魏文帝:“上山采薇,日暮苦饥。”伤役艰辛也。

○悲哉行

右陆士衡“游客芳春林,春芳伤客心”、谢惠连“羁人感淑节,缘感欲回沆”,皆感时伤别而已。

以上乐府杂题。案自《相逢狭路间行》已下,皆不知所起。自《君子有所思行》已下,又无本词。仲尼称不知则阙之,以俟知者。今但据後人所拟,采其意而注之。如曹植《鸳鸯》、《种葛》、《胡君》、《箜篌》、《蒲生》、《吾》、《生作安乐》、《少年行》《东海》、《人生》、《欢坐玉殿》、《阊阖》、《日与月》、《日月既逝》、《日月》、《只翼》、《太极》、《白马名都盘石驱车东岳弁歌》、《结客》、《大南寺》,拟《气出唱》为《惟乾》,《对酒行》为《於穆》,《精列行》为《两仪》,《陌生桑》为《望云》,《有所思》为《嗟佳人》,《善哉行》为《日苦短》,《短长歌》为《虾蛆》,一作《拟长歌行》为《虾蛆》。出为《尺蠖》,《出东门》为《惟汉》,《苦寒行》为《吁嗟》,《饮马长城窟》为《扶桑嗟生》,《豫章行》为《穷达》,《葬露行》为《天地》,《秋胡行》为《在昔》,《妾薄命》为《日月》,《齐吟行》为《美女》,《泰山梁父吟》为《八方》等篇。虽《□禹行》以上亦多是拟古所作,後人不复继作,故并不录。若傅休奕《有女秋兰》、《车遥遥燕美人》,谢灵运《却东西门行》、《前有樽酒行》、《陈歌越谣》等行《前後声代後移歌》等歌,诸家集後有《城上麻》、《携手雍台》、《送归》、《夹树》、《度易水》、《胡无人行桐柏山华阴山》、《老年行》,近吴均辈多拟此等,并自为乐府,皆不见古词,亦并阙之,以俟知者。

○思归分一曰《离拘*》。

右旧说卫有贤女,邵王闻其美,请聘之,未至而王薨。太子曰:“吾闻齐桓公得卫女而霸,今卫女贤者,欲留之。”大夫曰:“不可。若贤女必不我听,若听必不贤,则不足取也。”太子遂留之,果不听。拘於深宫,思归不得,援琴而歌,曲终,益而死。晋石崇亦有《思归引》,但归河阳取居。若刘孝威“胡地凭良马”,备言思归之状而已。

○雉朝飞

右旧说齐宣王时,处士犊沐子所作也。年七十无妻,出采薪於野,见雉雄雌相随而飞,意动心悲,乃仰天而叹曰:“圣王在上,恩及草木鸟兽,而我独不获!”因援琴而歌以自伤。其声中绝。魏武帝宫人有卢女者,故将军阴淑之妹。七岁入汉宫,学鼓琴,特异於馀妓,善为新声,能传此曲。至魏明帝崩,出降为尹更生妻。若梁简文帝“晨光照麦畿”,但咏雉而已。

○走马引

右樗里牧恭所造也。为父报雠,杀人而藏匿山谷之中。有天马夜降,鸣于其室。奔逃入沂泽中,援琴而弹之,为天马之声,因以为引焉。

○别鹤*

右旧说商陵牧子所作也。娶妻五年无子,父兄将为之改娶,妻闻之,中夜起,倚户而悲啸。牧子闻之,怆然而悲,乃援琴而歌曰:“将乖比翼兮隔天端,山川悠远兮路漫漫,揽衣不寐兮食忘餐。”後人因传以为曲焉。

○水仙*

右旧说伯牙学鼓琴於成连先生,三年而成。至於精神寂寞,情志专一,尚未能也。成连云“吾理由子春在海中,能移人情。”乃与伯牙延望,无人。至蓬莱山,留伯牙曰:“吾将迎吾师。”刺船而去,旬时不返,但闻海上水汩汲漰澌之声。山林窅冥,群鸟悲号,怆然叹曰:“先生将移我情。”乃援琴而歌之。曲终,成连刺船而还。伯牙遂为天下妙手。

○公无渡河本《箜篌引》。

右旧说朝鲜津卒霍里子高妻丽玉所作也。子高晨起刺船,有一白首狂夫,被发携壶,乱流而渡,其妻随呼止之,不及,遂溺死。于是其妻援箜篌而鼓之,作歌曰:“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公堕而死当奈何!”声甚凄怆。曲终,亦投河而死。子高还,以其声语丽玉。丽玉伤之,乃引箜篌写其声。闻者莫不堕泪饮泣。丽玉以其声传邻女丽容,名曰《箜篌引》。旧史称汉武帝灭南越,祠太乙后土,令乐人侯晖依琴造坎言,坎坎节应也。侯,工人之姓。後语讹“坎”为“空”也。

以上乐府琴曲。案上诸语说多出《琴*》等书,《琴*》纪事好与本传相违,今两存者,以广异闻也。

○长门怨

右为汉武帝陈皇后作也。后,长公主嫖女,字阿娇。及卫子夫得幸,后退居长门宫,愁闷悲思。闻司马相如工文章,奉黄金百斤,令灵解愁之辞。相如作《长门赋》,帝见而伤之,复得亲幸者数年。後人因其赋为《长门怨》焉。

○婕妤怨

右为汉成帝班婕妤作也。婕妤,徐令彪之姑,况之女,美而能文。初为帝所宠爱,後幸赵飞燕姊娣,冠于後宫,婕妤自知恩薄,惧得罪,求供养皇太后于长信宫,因为赋及《纨扇诗》以自伤。後人伤之,为《婕妤怨》及拟其诗。

○铜雀台一曰《铜雀妓》。

右旧说魏武帝遗命令其诸子曰:“吾婕妤妓人,皆著铜雀台中。于台上施八尺繐帐,朝晡上酒脯粻Я之属,每月朝十五,辄向帐前作妓乐。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後人悲其意而为之咏也。铸铜雀置於台上,因名为铜雀台。

○四愁 七哀

右《四愁》,汉张衡所作,伤时之文也。其皆以所思之处方朝廷,美之为君子,珍玩为义,岩险雪霜为谗谄。其流本出於《楚辞》、《离骚》。《七哀》起於汉末。如曹植《明月照高楼》、王仲宣“南登霸陵岸”,皆《七哀》之一也。

○同声歌行

右汉张衡所作也。妇人自言幸得充闺房,愿勉供妇职,不离君子。思为筦簟,在下以蔽匡床;思为衾帱,在上以卫霜露。缱绻枕席,没齿不忘焉。盖以喻当时士君子事君之心焉。BT3定情篇

右汉繁钦所作也。言妇人不能以礼从人,而自相说媚,乃解衣服玩好致之,用叙绸缪之志。若臂环致拳拳,指环致殷勤,耳珠致区区,香囊致扣扣,跳脱致契阔,佩玉结恩情,自以为志而期於山隅、山阳、山西、山北,终而不答,乃自伤悔焉。

○合欢诗

右晋杨方所作也。妇人言虎啸风起,龙跃云浮,磁石引针,阳燧致火,皆以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我情与君,亦犹形影宫商之不离也。常愿食共并根穗,饮共连理杯,衣共双丝绢,寝共无缝裯,坐必接膝,行必携手,如鸟同心,如鱼比目,利断金石,密逾胶漆焉。

○招隐 反招隐

右《招隐》本《楚词》,汉淮南王安小山所作也。言山中不可以久留。後人改以为五言。若晋左思“杖策招隐士”等数篇,最为首出。晋王康居反其致,谓之《反招隐》。旧说《淮南》书有《小山》,亦有《大山》,政有大小,犹诗之有《大雅》、《小雅》焉。

○砧藁今何在

右古词。“砧藁今何在”,藁砧,趺也,问夫何处也;“山上复有山”,重“山”为“出”字,言夫不在也;“何当大刀头”,刀头有环,问夫何时当还也;“破镜飞上天”,言月半当还也。

○连句

右起汉武帝柏梁冥作。人为一句,连以成文,本七言诗。诗有七言,始於此也。

○爱妾换马

右其词有淮南王,作者不知是刘安否。

○自君之出矣

右出汉徐幹《室思诗》。其第三章云:“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无有穷已时。”

○离合诗

右起汉孔融,合其字以成文也。

○盘中诗

右盘屈书之。傅休奕云:“山树高鸟悲。”末云“当从中央周四角”提也。

○回文诗

右回复读之,皆歌而成文也。

○百年诗

右起“总角”至“百年”,历述其幼小丁壮耆耄之状。十岁为一首。陆士衡至百二十时也。

○步虚词

右道观所唱,备言众仙缥缈轻举之美。

○道里名诗

右“道”谓汉孝文帝称“北走邯郸道”,“里”谓高祖中阳里之类,集以为诗也。

○星名

右据《天文志》所载也。

○郡县名

右据《地理志》所载也。

○卦名

右据《周易》所载也。

○药名

右据《本草》所载。

○姓名

右据古人之知名者。

○相名

右据相书所载,若“山庭”“月角”是也。

○宫殿名

右若《三辅黄图》等所载。

○草树鸟兽名

右见於记录者,皆可用也。

○歌曲名

右据乐府所载。

○针穴名

右据医家《明堂》所载。

○将军名

右据职官所载。

○车名

右据《周礼》、《汉官仪》所载。

○船名

右若《左氏传》吴艅艎之类也。

○无名

右言本无名氏,若“无是公”“乌有先生”。

○寺名

右若白马青龙之类也。

○数

右从一至十也。

○八音

右金、石、丝、竹、匏、土、革、木。

○六甲

右十二辰是也。

○十二属

右十二辰所配,若子鼠、丑牛之类。

○六府

右水、火、金、木、土、穀。

汉武帝时乃立乐府,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举司马相如等数十人,造为诗赋,略论律吕,以合八音之调,盖乐府之所肇也。自汉迄唐,作者焱起云合,从未有汇成一编者。惟唐史臣吴兢纂采汉魏以来古乐府词,分为十卷,惜乎不传。传者仅《古题要解》二卷,于传记及诸文集中,采其命名缘起,令後人知所祖习。又有《乐府解题》,不著撰人名氏,与吴兢所撰差异。今人混为一书,谬矣。但太原郭氏诸叙中辄引《乐府题解》,不及《古题要解》,不知何故。余家藏是书凡三本,一得之虞山杨氏,一得之锡山顾氏。二氏素称藏书家,不意施硃傅墨,较订数遍,其间脱简讹字,尚多于几上凝尘。既得元版,颇善,但《会吟行》俱误作《吴吟行》。按“会”谓会稽,谢灵运诗“咸共聆《会吟》”,故云“其致与《吴趋行》同”也。如《采薇*》亦曰《晨游高举》,《琴曲》注中引吴兢云云。兹集中不载,岂逸文尚多耶?海隅毛晋识。

吴兢,汴州人。少励志,贯知经史,方直寡谐。比魏元忠荐其才堪论撰,诏直史馆,修国史。私撰《唐书》、《唐春秋》,叙事简核,人以董孤目之。其捃摭乐府故实,与正史互有异同,真堪与《国史补》并垂不朽云。晋又识。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诗道中华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