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诗道中华杂志社 >> 网站概况 >> 浏览文章

孩子们念着自己写的诗,为思南书局·诗歌店庆生

2020-12-30 10:13:50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思南书局·诗歌店一岁了。

12月28日晚,诗歌店邀请了韩博、木叶、张定浩三位嘉宾到店畅谈。更为特别的是,现场来了一群小诗人,他们带来了自己创作的诗歌,和大家分享为诗歌店庆生,这个冬日的夜晚,申城多了一份诗意的温暖。 

活动现场

“高高的小楼/像一座灰色的大山/我抬头看看小楼/低头想起/我家在216的房子。”这是6岁小朋友成成模仿李白《静夜思》所写的诗。

在现场,成成说自己搬家了,搬到同一个小区的另一幢房子里,而之前住的216号的房子,就是他的“老家”。童言童语又有趣味又带着一些哲思,引得现场观众暖心一笑。

“冬天的路/柳树枯了/它思念春天的人/夏天的太阳/秋天的我们。”这是6岁小女孩Alisa写下的诗。这首诗打动了在场嘉宾张定浩,他点评道“最后一句‘秋天的我们’尤其动人。” 

6岁的Alisa在现场念诵自己的作品

现场还有几位6-8岁的孩子也分享了他们的诗作。带着孩子们来的是一位叫宋秋风的老师,她邀请跟自己学写诗的孩子们,每人写一首诗。宋秋风说:“我自己是诗歌店的忠实读者,也想把诗的美好让孩子们也感受到。很多人没想到孩子可以写出这样的诗,但孩子们真的是天生的诗人。”

12月初,世纪朵云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起了“写一首诗,为诗歌店庆生”的活动,邀请读者以“时光机”为主题创作诗歌,字数不限。目前在线上、线下共收到超过100首诗歌,其中有40多位读者走进书店,亲手写下自己的诗歌,并将诗歌在店内展示,成为书店的一道美丽风景。

诗歌店还特意邀请了2位优秀诗歌作者代表到店诵读与分享了他们的作品。作者花儿诵读了她的作品《我没见过诗歌》:“我的童年里没有诗歌,也没有固定的家/只有戈壁风沙,穿天杨,沙枣,门前的天山/我没见过诗歌/我的青春期没有诗歌,也没有男朋友/只有副好胃口,奖学金,好强,老师的宠儿/我没见过诗歌/青年时也没有诗歌,也不读书/只有按部就班,常加班,虚荣,领导的最爱/我没见过诗歌/到了中年,突然,有一天,我写下第一首诗,我写出第一本书,我编辑了第一本诗集子/我去书店只为和心爱的诗人和他们的诗作偶遇,我只一嗅到年轻人诗性天赋显露的气息便去呵护和成就他/我真没见过诗歌?各种各样的日子过得多了,各种各样的人啊见得多了,诗歌自己会冒出来的啊/我见到了诗歌/等到了老年,垂暮将死,我希望我的孩子轻轻地说:瞧,她把生活过成了一首诗。” 

作者花儿诵读了她的作品《我没见过诗歌》

这首诗作给诗人韩博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点评道:“作者用近乎口语的句子来表达人生,非常有意思。现在很多诗歌把滥情当抒情,又或是把口语诗写得很低俗。而花儿的这首作品平衡把握得很好。”

另一位读者的作品《失眠》,则通过某一晚的失眠联系到了小时候在新疆生活时的失眠夜晚。张定浩说:“作品很朴素,没有过多形容词,在名词和动词的环境下,将时间通道打通,链接上了小时候的美好,这种贯通就是诗歌带给我们的美好感觉。”

思南书局·诗歌店是世纪朵云旗下首家垂直领域主题书店,一年前,以一场“诗歌之夜——献给无限的少数人”活动揭幕的诗歌店,已经陪伴读者走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从开业之日起到2020年1月18日,诗歌店在开业季总共举办了10场线下活动,成功吸引了文艺爱好者们的关注。但开业季刚过,疫情突如其来,诗歌店从除夕开始闭店,直到2月中旬,才随着上海复产复工的脚步重新开门营业。疫情并没有挡住读者对诗歌店的热情。即便复营业之初,读者要通过小程序预约才能进店,但这里每天仍有稳定的人流量,周末则有更多预约者。

读者的热情也极大地鼓舞了工作人员。虽然不能举办线下活动,但从3月20日到6月5日,诗歌店组织了包括“什么算是一首好诗——诗歌鉴赏指南”等多场线上活动。随着室内文化场所逐渐放开,从7月10日起,诗歌店重回线下活动,并保持着平均每月两次的线下活动频率。

到目前为止,思南书局·诗歌店已举办各类线下活动30余场,60多位嘉宾做客书店,为读者带来诗歌主题的新书分享、创作对谈、经典诵读,还有舞蹈工作坊等活动。约有上千名读者参与过诗歌店的线下活动。

正如思南书局·诗歌店开业季主题“明亮的刻度盘”,这句引自俄罗斯白银时代诗人曼德尔施塔姆的诗句,它提示着诗歌所蕴含的光明力量以及仿若刻度盘一般的精确性,也预示着思南书局·诗歌店的初衷,希望书店如一道明亮的光,成为这座城市中令人瞩目的诗歌文化坐标之一。未来,思南书局·诗歌店将继续举办诗歌主题的诵读会、分享会、写诗等活动,让书店成为一个读者可以阅读诗歌、创作诗歌、分享诗歌的文化空间。


0
关键字:
上一篇: 第四届“延安文学奖”揭晓
下一篇:寻找诗歌的童心,儿童诗空中朗读会举办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