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诗道中华杂志社 >> 名家新作 >> 浏览文章

彼特拉克诗选(意大利)

2021-01-05 09:28:38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此刻万籁俱寂

 此刻万籁俱寂,风儿平息,
 野兽和鸟儿都沉沉入睡。
 点点星光的夜幕低垂,
 海洋静静躺着,没有一丝痕迹。
 我观望,思索,燃烧,哭泣,
 毁了我的人经常在我面前,给我甜蜜的伤悲;
 战斗是我的本分,我又愤怒,又心碎,
 只有想到她,心里才获得少许慰藉。

 我只是从一个清冽而富有生气的源泉
 汲取养分,而生活又苦涩,又甜蜜,
 只有一只纤手才能医治我,深入我的心房。
 我受苦受难,也无法到达彼岸;
 每天我死亡一千次,也诞生一千次,
 我离幸福的路程还很漫长。

 钱鸿嘉 译


夜莺婉转而悲切地啼鸣

 夜莺婉转而悲切地啼鸣,
 也许是唱给小鸟或它的伴侣听;
 天穹和田野都荡漾着它的歌声,
 曲调是那么凄楚动人。
 歌声似乎整夜伴随着我,
 使我想起自己不幸的命运;
 除自己外,我不能向谁倾诉衷情,
 因为我不信,死亡会在女神面前降临。 

 多容易啊,要欺骗一个满怀自信的人!
 谁会想到比太阳亮得多的两道美丽的光芒,
 结果变为黑黑的一堆泥尘?
 现在我知道,我可怕的命运
 就是活着含泪去领会这一真情:
 尘世既没有欢乐,也没有永恒。


满脑子甜蜜的幻想

 满脑子甜蜜的幻想,使我同别人
 全都疏远,因而我独自浪迹天涯,
 经常神思恍惚,忘乎所以,
 寻找我避而不见的她。
 我见她如此姣美地走过,
 我的灵魂战栗,而不敢飞向她;
 她,发出阵阵叹息,象在保卫自己,
 她是爱情之敌,也是我的冤家。

 哦,如果我没错儿,我在她高扬而阴郁的
 眉间,看到一丝怜悯的光芒,
 使我那颗忧伤的心豁然开朗。
 于是我又振作精神;我正想
 在她面前冒昧地作一番表白,
 可要说的话太多,竟不敢启齿把话儿讲。

 钱鸿嘉 译


我过去曾经爱过一个生命

 我过去曾经爱过一个生命
 我为逝去的时光不断悲啼,
 虽然我又羽翼,也许可以振翅奋起,
 可是终究无法腾空飞行。
 你哟,你看出我那卑劣的疾病
 --天国之君,你是无形的,不朽的,
 把那迷路的软弱的灵魂救起。

 如果我过去生活在战斗与风暴里,
 那么也许能平静而安全地死去,
 倘我虚度此生,离别至少应合乎正义,
 愿你屈驾伸出高贵的手
 对我那临死前短暂的生命抚慰。
 你知道,对别人,任何希望已罢休。

 钱鸿嘉 译

0
关键字:
上一篇: 切斯瓦夫·米沃什诗选(波兰)
下一篇:埃利蒂斯诗选(希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