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诗道中华杂志社 >> 名家新作 >> 浏览文章

保尔·魏尔伦诗选(法国)

2021-01-05 09:34:44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23.jpg

三年以后

 推开那扇狭小坏朽的门,
 我一个人在花园里徜徉。
 早晨的阳光甜美、明亮,
 露水闪烁,把花朵滋润。

 一切如旧,仿佛时光停止:
 葡萄藤缠绕的棚架和熟悉的
 藤椅……喷泉仍喃喃低语,
 老杨树的声音也依然悲戚。

 玫瑰颤动,恍若昔日;恍若
 昔日,骄傲的百合随风摇曳;
 每只往来的云雀都是我故知。

 甚至,残破的薇莉达雕像
 也仍在走道尽头,消瘦的 
 身影,在木犀草的微香中。

 灵石 译


熟悉的梦

 我常常做这个梦,奇怪而悲切:
 一个陌生的女人,我爱她,她
 也爱我,每次她都隐约有些变化,
 却又依稀没变。她爱我,懂我。

 她懂我。我的心只为她变得
 透明,一切苦闷暂时遁迹;
 也只有她,只有她的哭泣,
 能抚慰我湿冷苍白的前额。

 她的头发是深褐、金黄还是火红?
 不知道。她的名字?甜美,动听,
 就像从生活中消失的亲人的名字。

 她的凝视,仿佛雕像的凝视,
 她的声音,遥远,平静,冷峻,
 就像没入虚无的你挚爱的声音。

 灵石 译


永远不再

 回忆,回忆,你要我如何?秋天
 萧索的空气里,一只斑鸠正飞远,
 树林上空,太阳单调而昏倦,
 黄叶应和着北风尖利的叫喊。

 那时,我俩单独走着,沉在梦里,
 我和她,头发和思绪在风中飘起。
 突然,她动人的目光将我凝视,
 问我,“你最幸福的一天是?……”

 声音甜美清脆,带着天使般的色泽,
 我没有回答,只是羞涩地笑着,
 在她洁白的手上印一个虔诚的吻。

 ——啊,最初的花总是那么芳香,
 最初的允诺总是那么销魂,
 恋人唇间的呢喃,魔幻的音响!

 灵石 译


放弃

 小时候,我常梦想科伊努尔钻石,
 梦想如波斯和古罗马一样的奢华,
 啊,就像赫利加巴和萨达纳帕!

 在欲望建造的金瓦的殿宇里,
 被无数香料和不歇的音乐包围,
 我变出连绵的宫室,天堂的美!

 如今,我更沉稳,激情不减,
 但也知道妥协是生活的功课,
 我不得不把幻想的缰绳紧握,
 却也没有因此放弃一切心愿。

 罢了!伟大的东西已离我太远,
 可我绝不接受平庸的快乐!
 我也永远憎恶美女的婆娑,
 动听的韵和朋友谨慎的规劝。

 灵石 译


感伤的对话

 古旧的园子,冰冷,落寞,
 两个暗影刚从那里经过。

 他们的眼空洞,唇干瘪,
 话音飘缈,几乎难以捕捉。

 古旧的园子,落寞,冰冷,
 两个鬼魂追忆着过去的情景。

 ——你可记得那些幸福时光?
 ——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回想?

 ——你的心依然把我的名轻呼?
 你的梦依然为我的魂开启?——不。

 ——啊!那些美丽的日子难以描画,
 我们的唇曾怎样亲密!——可能吧。

 ——那时天多蓝,希望多灿烂!
 ——希望已破灭,遁入了黑暗。

 他们走进荒芜的燕麦丛中,
 只有沉默的夜继续倾听。

 灵石 译


月光曲

 你的魂是片迷幻的风景
 斑衣的俳优在那里游行,
 他们弹琴而且跳舞——终竟
 彩装下掩不住欲颦的心。

 他们虽也曼声低唱,歌颂
 那胜利的爱和美满的生,
 终不敢自信他们的好梦,
 他们的歌声却散入月明——

 散入微茫,凄美的月明里,
 去萦绕树上小鸟的梦魂,
 又使喷泉在白石丛深处
 喷出丝丝的欢乐的咽声。

 梁宗岱 译


白色的月

 白色的月
 照着幽林,
 离披的叶
 时吐轻音,
 声声清切:

 哦,我的爱人!

 一泓澄碧,
 净的琉璃,
 微波闪烁,
 柳影依依——
 风在叹息:

 梦罢,正其时。

 无边的静
 温婉,慈祥,
 万丈虹影
 垂自穹苍
 五色映辉……

 幸福的辰光!

 梁宗岱 译


泪流在我心里

 泪流在我心里,
 雨在城上淅沥:
 哪来的一阵凄楚
 滴得我这般惨戚?

 啊,温柔的雨声!
 地上和屋顶应和。
 对于苦闷的心
 啊,雨的歌!

 尽这样无端地流,
 流得我心好酸!
 怎么?全无止休?
 这哀感也无端!

 可有更大的苦痛
 教人慰解无从?
 既无爱又无憎,
 我的心却这般疼。

 梁宗岱 译


了悟

 屋瓦上,一方天空, 
 多蓝多静!
 屋瓦上,一株棕榈,
 枝叶摇动。

 天空下,一口大钟
 甜蜜地响。
 棕榈树上,一只鸟
 哀伤地唱。

 主啊,那才是生活
 纯朴安谧,
 那和平的喧嚷之声
 来自城市。

 ——你呀,为何在这里
 泪流不止?
 说呀,你的青春究竟
 怎样虚掷?

 灵石 译


小夜曲

 就像死者,在坟墓的深心
 唱着寂寂的歌,
 情人,请听我嘶哑的嗓音
 爬向你的居所。

 请敞开灵魂和耳朵,迎接
 曼陀铃的乐声:
 这首歌是为你,为你而写
 残忍,又痴情。

 我唱你的眼睛,晴朗纯洁
 犹如玛瑙黄金,
 你的怀抱仿佛忘川,黑发
 仿佛冥河深沉。

 就像死者,在坟墓的深心
 唱着寂寂的歌,
 情人,请听我嘶哑的嗓音
 爬向你的居所。

 当然,我还要尽情地颂赞
 我钟爱的身体,
 它浓郁的香气总让我想念
 在不眠的夜里。

 在歌的最后,我还要描绘
 你的唇你的吻,
 它们摧残我,却令我沉醉
 ——天使!仇人!

 请敞开灵魂和耳朵,迎接
 曼陀铃的乐声:
 这首歌是为你,为你而写
 残忍,又痴情。

 灵石 译


秋歌

 秋日里
  呜咽的
   小提琴
 单调的
  忧郁里
   慰我心。

 钟响时
  我窒息
    而惊惕
 黯回想
  旧时光
    我哭泣。

 恍惚间
  狂风卷
    我飞离
 近又远
  如一片
    死叶子。

 灵石 译


多情的散步

 夕阳倾洒着最后的霞光,
 晚风轻摇着苍白的睡莲;
 巨大的睡莲,在芦苇中间
 在宁静的水面凄凄闪亮。
 我带着创伤,沿着水塘,
 独自在柳;林中漫游,
 迷茫的夜雾显出一个
 巨大的白色幽灵,它
 死亡、哭泣、声如野鸭,
 野鸭拍着翅膀
 在我带着创伤
 独自漫游的柳林中
 浮想联翩;厚厚的浓黑
 在这白浪里,淹没了夕阳
 最后的霞光,淹没了芦苇间,
 宁静的水面上巨大的睡莲。

 小跃 译


神秘之夜的黄昏

 回忆伴随着黄昏
 在火热的天际发红、抖颤
 燃烧着的希望后退着
 增大着,就象一堵
 神秘的墙,那儿,无数鲜花
 ——大丽菊,百合,郁金香,毛艮——
 立在栅栏四周,散发出
 沉重、温热的花香
 病态的气息,那恶味
 ——大丽菊,百合,郁金香,毛艮——
 淹没了我的感官、灵魂和理智
 在一阵巨大的昏厥中,混杂在,
 伴随着黄昏的回忆里。

 小跃 译


夕阳

 无力的黎明
 把夕阳的忧郁
 倾洒在
 田野上面。
 这忧郁
 用温柔的歌
 抚慰我的心,心
 在夕阳中遗忘。
 奇异的梦境
 仿佛就象
 沙滩上的夕阳。
 红色的幽灵
 不停地前行
 前行,就好象
 那沙滩上面
 巨大的夕阳。 

 小跃 译


苦恼

 西西里牧歌鲜红的回音,
 肥沃的田野,悲壮的夕阳,
 还有色彩绚丽的霞光,
 大自然啊,你没什么能激动我的心。

 我嘲笑艺术,也嘲笑人,
 嘲笑希腊庙宇,嘲笑歌与诗,
 嘲笑教堂的旋形塔楼,它在浩空耸立,
 我用同样的目光看着好人与恶棍。

 我不相信上帝,我放弃和否认
 所有的思想,至于古老的讽刺,
 爱情,但愿别再跟我谈起。

 我的灵魂活腻了,却又怕死,就象是
 潮水的玩具,葬身大海的小船,
 它扬帆出海,去迎接可怕的海难。 

 小跃 译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那痛苦的精灵
 张开惶恐而疯狂的翅膀,在大海上飞行。
 这一切,对我都十分珍贵,
 用一扇恐惧的翅膀
 我的爱紧贴着波浪将它护卫。为什么?为什么?

 海鸥,惆怅而迷惘地飞着,
 追逐着波浪,我的思绪
 也在动荡的大海上随风飘飞,
 潮汐汹涌,海天倾斜。
 海鸥,惆怅而迷惘地飞着。

 在阳光中沉醉,
 在自由中腾飞,
 一种本能指引着他穿过这茫茫苍穹。
 夏日的和风
 掠过泛红的波澜
 轻轻地把它带入温暖朦胧的天地。

 有时,它也发出凄厉的叫喊,
 为远方的领航员报警,
 随即又醉入风中,滑翔飞行
 钻入浪谷,撞伤了羽翼,
 再次腾飞,又是凄厉的叫喊!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那痛苦的精灵
 张开惶恐而疯狂的翅膀,在大海上飞行。
 这一切,对我都十分珍贵,
 用一扇恐惧的翅膀
 我的爱紧贴着波浪将它护卫。为什么?为什么?

 陈中林 译


在你还没有消失……

 在你还没有消失,
 苍白黯淡的晨星,
 -鹌鹑千只
 唱了,唱在百里香的花丛-

 转向诗人吧,
 他的眼里充满着爱情
 -云雀啊,云雀
 和晨曦一起飞向苍穹-

 转动你的目光吧,
 曙光把它溶入蓝天
 -多么愉快啊
 倘佯在这飘香的麦田!-

 然后,请点亮我的思想,
 那边,远远地,远远地呦,
 -露珠晶亮
 喜悦地闪在草尖。-

 甜蜜的梦里,激动着
 我那还在恬睡的爱人……
 -快,快起来吧,
 看那金红的朝阳升腾!-

 陈中林译

0
关键字:
上一篇: 荷尔德林诗选(德国)
下一篇:保尔·瓦雷里诗选(法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