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诗道中华杂志社 >> 诗人头条 >> 浏览文章

《诗刊》头条诗人 | 杨克:云端交响曲

2021-01-06 09:52:02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f1b818f533cd25985749bea5abf5957

杨克,当代汉语诗人中一以贯之具有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诗人,其城市诗歌写作开启了某种意义上的主体性。30多年来,他的现代诗走在“另一条大道上,那里有广阔的情感和传统的支撑,诗人可以大踏步走在人群前面”。

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台湾华品文创有限公司等出版《杨克的诗》《有关与无关》《我说出了风的形状》等11部中文诗集、4部散文随笔集和1本文集,日本思潮社、美国俄克拉赫马大学出版社、西班牙萨拉戈萨大学出版社等出版多种外语诗集,诗文收入《中国新文学大系》《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等400种选本。主编《中国新诗年鉴(1998-2017每个年度)》《<他们>10年诗歌选》《给孩子的100首新诗》等。获英国“剑桥徐志摩诗歌奖“、罗马尼亚出版版权总公司“杰出诗人奖“,广东鲁迅文艺奖、首届双年十佳诗人奖等外国、中国大陆和台湾文学奖十多种。在深圳美术馆等举办过诗书个展。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


推荐作品

云端交响曲

杨克


在华强北遇见未来


此刻你我经过这里,像粒子

穿越中国这台巨大的加速器

华强北是它小小芯片


熠熠生辉的电子元件

云时代撩人心扉的钻石

镶嵌黄金地段


脱离重力一蹦突破大气层

高手纷纷抢占制高点

一览天下小

每一片玻璃

都是看世界的现代之窗

随手摘一颗星

高科技的黑莓新鲜欲滴

 

而未来的某一个时间轴

复活的冷冻人,与冷冻卵子孵化的男孩

于此相遇,谁是玄孙?谁是隔世的高祖?

猛犸象基因培育的胚胎

在硕大的人造子宫里复活

来到孩子们中间

 

引力波链接百亿光年星系

我与宇宙里无数个遥远的我

人机交流,而月亮的真相

想象力在唐朝就提前抵达

 

恍惚中,我们从十维空间

再度重临曾经的世界

戴上多D炫彩眼镜

我看见暗物质,周围如此精彩



人工智能美少女


蜜桃臀甩动一双飞毛腿

快过纯血马和猎豹

 

那个绝顶聪明的店员

肉体凡胎

他脑袋里的电极正翻阅秘笈


利用纳米对时空进行切割

童年的你,少年的你,青年的你

还有中年的你


多体的你我,往返

虚拟与现实的星际



亲近大国重器智能燎原


繁星静寂,崇明岛、长兴岛、横沙岛

守护着货物和集装箱吞吐量最大的城市

此刻,长江的巨尾一甩

来呀,大国诗歌!来呀——

这才是大上海,高楼堆金,摩天的灯火叠玉

来呀,吴淞码头和洋山深水港,来呀,大国智造

钢铁最笨重的身躯,机器最精致的面孔

置身于巨无霸龙门吊下

在板块对冲、棱角切割、镜面弧线的金属辉映下

渺小的我,浑身热力躁动

像一根电缆,体内火花四溅,电流滋滋作响

眺看工厂的核心区域就像仰望星空


来呀,第一套六千千瓦火电

来呀,第一台双水内冷发电机

来呀,一万二千吨水压机

来呀,镜面磨床、核电机组、大型曲轴、超超临界机组

它们是一根根粗壮的肋骨

支撑起大国重器虎背宽肩的高大身躯


一颗螺帽就有六吨,拧紧笼子

套住机械怪兽的嘴巴,不让它蹄子撒野

来呀,这个永远的金刚青年,机械销售的长跑冠军

健步如飞。胸肌发达,肺活量吞云吐海

扛起重型装备、电梯、机床、核电反应堆堆芯

扛起燃气轮、水轮机、联合循环机组 

扛起风电旋转叶片、电站环保设施,来组装

一颗超级大城市的心


精密仪器锦心绣口

比花针轻巧。比头发丝细微

机器人一点儿都不吵闹喧哗,工厂静如处子

比白纸干净。蓝红黄绿紫深蓝

不同颜色的路代表不同主题,来呀

核电、冶金、船舶、矿山、石化、交通

我们把大国诗歌的词语也变成装备

每一句都是机械类品牌,来呀,来呀



在赛格顶层眺望落马洲


流光溢彩的华强北

深似大壑

车水注焉而不满

人潮涌焉而不竭


山高楼为峰。说着说着

电梯升上峰巅


天际闪电噼啪,我们驻足俯瞰

金鞭驱赶乌云的马群

云开处蜿蜒的深圳河

宛若阴阳鱼的弧线


迷蒙中飘来魅影

31年魂归故国

我看见两双睿智的眼睛

依旧在落马州勒马四顾


一片翠黛,那诗的语言

把我身心染成青色


摩天大厦如一株株稻秧

叙说广种福田的春天故事

白鹭依稀,无人机近了又远

落马洲再过去就是粉岭

山河一脉,时近中秋

风过耳,我听见余洛的鹧鸪啼叫

虚拟空间草长莺飞


注①:1979年,诗人余光中开车带洛夫到香港落马洲,遥望深圳福田村,洛夫写下名诗《边境望乡》。



万江


众河聚,百舸流,方能称万江

它是水窖的源泉,河涌的动脉

清溪和水道的母乳

是每一条藤蔓的血液,每一根枝条的浆汁

每一颗果实的水分

它也是动物和植物的命脉,构成

一切生物体最重要的物质

是游子最后的方向


天下熙熙,人头攘攘

客家人潮汕人,湖南人四川人江西人

打工者生意客理工男

在这嫁夫娶媳,开枝散叶

本乡本土人丁兴旺,一家工农兵学商

它是乡村是街道是新兴一线城市

是制造业龙头,商贸集散地

非遗馆鳞次栉比

开发区异花奇卉


岭南水乡,江涌水汊密如蛛网

东西南北中自投罗网者

皆各界精英,能人才俊

万江龙盘虎踞

高楼林立如大湾区翘首的鳌头



沙坡头时空之门


当黄河与大漠拥抱在这远天

满目沙涛连浪涛,黄金三千里

沙与水两种对峙的物质,止步于温柔地守望

羊皮筏子满载驼铃声声


不到这儿,黄河心不死

黄沙脚不歇

那沙之纵道与水之横路

争个你死我活

黄昏尾随黄河单刀直入

刺破青天的雁阵一再拉直了孤烟

黄河舞动丝绸

像个羞涩的大姑娘

沙子细腻如少女的皮肤


黄沙是缓慢移动的大地

风是肋骨,白云纷纷忽聚忽散


隔了千年,我没拾到王维的麻鞋

同在一记咳嗽里穿越长河旷漠

黄沙没脚,神思见证

诗佛趺座在烟之外,斜照犹暖


回来吧,灰鹤、蓑羽鹤和白琵鹭

犹如日月经天,水漫沙海

落日很圆,挂在天边的一口铜钟

坠落重重的一声钟鸣



银瓶山


一樽银瓶,收云纳雾

天之外,高耸湾区之巅


山腰像瓶身山脚似瓶底

山头的瓶嘴云遮雾罩难见峥嵘


净水千年飞泻,沿途清泉瀑布溪流

秀峰茂林掩映绝崖怪石

河涌水网横过蔗地稻田荔林蕉园

荷塘里一尾尾草鱼,跃上藕尖

手执杨枝的仙人。知否,记否

回音谷回荡世界工厂的轰鸣


而今旧村老去,服装厂玩具城腾笼换鸟

电缆、光纤庞大矩阵环绕低碳绿水

石猴望月,蟾蜍吐丹

意犹未尽眺望新一代信息技术


为何生态环境和高端制造天人合一

数字智能,仿若银瓶山

依旧是守口如瓶



以模具制造簇新的世界


从虚到实,从图纸上的点线到加工成型

模具,产品的子宫,制造的胚床

一切从想像开始,一切又吻合于现实


东莞横沥,五百年牛墟牛人汇聚

大脑随计算机飞速运转,推敲

尺度、比例、异型、结构、精度

簇新的模具是神灵造化新事物的参照

切割、冲压、规模与集成

模具,让新新人类跳动盘古与女娲的初心


牛墟在上,新一代开荒牛建仓、横联、叠加

无数的智造之芯在这里成型

它进入未来,提前催生精密的世界


(“头条诗人”总第406期,内容选自《诗刊》2021年第1期)


创作手记

新工业时代的诗歌维度就是未来已来

杨克


以信息科技革命为表征的新工业时代,必然给身逢其世的人心灵以剧烈撞击,诗意的召唤永远在路上。新材料、智能化、云计算、无人机、电子支付、高端制造、低碳绿色、生物制药、数字经济、5G 通讯、虚拟空间、直播带货、大国重器,几乎一夜间,全新的符号刷新了中国人的感知系统和思维空间。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生活形态变化的速度,可谓一天等于二十年。这个进程如今愈演愈烈,我写过《在商品中散步》《天河城广场》等消费时代的城市诗歌,将石油、电话、火车站、时装广告等视相升华为意象,广东的“打工诗歌”更风靡一时。

诗人必须有处理当代经验的能力。曾获普利策诗歌奖的美国诗人路易斯·辛普森就说过,诗歌必须有一个强大的胃,能够消化橡皮、煤、铀、月亮。而诗歌史上也不乏经典范例。庞德在1916年写道:“三年前在巴黎,我在协约车站走出了地铁车厢。”也就是说,早在 1913 年,当庞德突然间看到了一个美丽的面孔,然后又看到一个,然后是一个美丽的儿童面孔,然后又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他写出了堪称为意象诗派巅峰之作的《在地铁车站》,庞德最终仅仅用两行诗,用意象叠加的方法活灵活现传递了诗人对现代都市生活的独特感受。一百多年前的 1914 年,庞德就证明了,跟自然风物一样,工业文明的新鲜事物完全可以入诗。

不能李白写月亮,苏东坡写月亮。置身于智能信息时代的汉语诗人只会邯郸学步。古人骑快马能写出漂亮精湛的诗,如今诗人坐高铁理应当也能呈现。野渡能寻觅意境,码头亦自有境界。一个诗人,不仅要从已有的文学学会什么,更要给已有的文学提供什么。新的事物,新的发现,新的表达。我这组诗,就是一个尝试。进入“云端的世界”,未来终将提前到来。《在华强北想象未来》,我之于深圳,就应该像庞德之于巴黎,快速发展的高科技新工业,让我们渐渐进入了“非常态”“非常规”“非常识”的领域,新时代交给诗歌的任务,不仅仅是反映,还要反思,反思工业化、信息化、智能化所挟带的“大工业的流水线的生产方式,复制、3D 打印的同一性”,而诗人的使命只能“扛起重型装备、电梯、机床、核电反应堆堆芯,扛起燃气轮、水轮机、联合循环机组,扛起风电旋转叶片、电站环保设施,来组装一颗超级大城市的心”,以此换取一颗面对工业机械性的有温度、有态度的诗心。



0
关键字:
上一篇: 《绿风》头条诗人 | 牛庆国:天边的黄昏
下一篇:《作家》头条诗人 | 张曙光:黄色的推土机或塞尚和莫兰迪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