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诗道中华杂志社 >> 诗学前沿 >> 浏览文章

化繁为简、以小见大的艾青儿童诗

2021-02-19 20:17:16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Y131280802959781.jpg

艾青一生的主要创作并不在儿童诗,但在他60多年创作生涯几乎每个年代里,都为小读者留下了一些优美的儿童诗篇。他用创作实践和行动,默默地关怀着儿童诗这个“小文体”,为中国儿童诗美学品质的提升和风格多样的发展,贡献了心血、智慧和力量,也为一代代儿童诗创作者树立了一种大家风范。他的《大堰河——我的保姆》《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我爱这土地》《春姑娘》等诗作,多年来一直是大学和中小学教科书中的保留篇目,影响着一代代读者,包括小读者们。

艾青生前没有出版过个人的儿童诗集。但在1951年,以艾青的儿童诗名作《春姑娘》为书名,由当时的“文化供应出版社”出版过一册艾青、田间等合著的儿童诗集。新中国成立以来出版的不少儿童诗选本里,也总能看到艾青的儿童诗作。可以说,艾青在儿童诗创作上的成就,被他的那些鸿篇杰作“遮蔽”了。

艾青写过不少诗论文章,但很少有专门谈论儿童诗的文字。对儿童诗,他有自己的要求和美学观点、创作观点,散见在他的诸多诗论、序跋和书信里。

1987年6月14日,《文汇报》“笔会”副刊刊载了艾青一篇短文《关于儿童诗的一封信》。这是他在6月1日儿童节这天,写给一位儿童诗作者的。查《艾青全集》(花山文艺出版社1991年7月第1版),漏收了这封书信,成了一篇佚文。但对中国儿童诗来说,这是艾青留下的一篇珍贵“文献”:

XX同志:

你要我为你即将出版的儿童诗集《海上的梦》写序,你的诗我读得不多,不好加以评论。我愿意借你出诗集的机会说几句话。

我一生为孩子们写的东西太少,这是我所遗憾的事情,只希望从事儿童文学的作家能为孩子们多写东西。

常有人把孩子比成花朵,也有人把孩子必成幼苗。我们要关心他们的成长,给予他们阳光和雨露。孩子们是未来,是希望,谁能不爱他们呢?

儿童诗不容易写。一、必须是诗。二、又必须被儿童所接受。儿童文学作家的责任是重大的,要以作品丰富孩子们的精神世界,陶冶孩子们的心灵。因此我说过,儿童文学是伟大的文学。

XX同志,为了育人育才,为了繁荣儿童文学,祝你写出更多的优秀作品。

艾青 一九八七年六月一日

“儿童文学是伟大的文学。”我们应该把这个被时光淹没的句子重新擦亮。正因为有此敬畏之心,艾青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总是不忘给孩童们写一点儿童诗。

那么,关于儿童诗,艾青还说过什么呢?

1980年,他在《读雷抒雁的〈夏天的小诗〉》一文欣赏诗人雷抒雁几首带有儿童诗风味的小诗时,有这样的评价:“这几首小诗,是真正的小诗,语言精练,达到了明快、单纯、朴素的标准”;“形象思维的活动,在于为自己的感觉寻找确切的比喻,寻找确切的形容词,寻找最能表达自己感觉的动词;只有新鲜的比喻,新鲜的形容词和新鲜的动词互相配合起来,才有可能产生新鲜的意境。”艾青的这些观点——其实也是他自己的创作经验,用在儿童诗创作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1981年,艾青在《关于叶赛宁》一文里,谈到叶赛宁的诗歌特点时,这样说道:“(他的诗)是和大自然联系起来的,是和土地、庄稼、树林、草地结合起来的。他的诗,和周围的景色联系得那么紧密,真切,动人,具有神奇的美丽,以致达到难于磨灭的境地。正因为如此,时间再久,也还保留着新鲜的活力。”

这些诗学观点,与其说是在评说叶赛宁的诗,不如说是艾青写儿童诗的“夫子自道”。艾青的一些写大自然景色的儿童诗,都带着这种“新鲜的活力”。

对儿童诗,艾青还有一个希望,就是“让诗能飞翔”。1982年4月5日,他在为上海出版的《诗朗诵与辅导》写的一篇短序里说:“孩子们不仅需要诗,而且喜欢朗诵”,他举了一个例子,“1979年我随同诗人参观访问团去上海,在一次少年宫的欢迎会上,三个孩子朗诵了我的《初雪》,他们朗诵时是那么天真、活泼、可爱,许多人感动得流出了泪……”

1982年10月30日,艾青为女诗人柯岩和一位小画家卜镝的合作的童诗童画集《春天的消息》写了一篇序言《我为儿童祝福》,其中有些观点,是关于儿童画的,也是关于儿童诗的。他说:“儿童画是单纯的、坦率的、只忠实于自己的感觉。”“诗人柯岩说:‘孩子的天真唤回了我的天真,在孩子眼睛里我重又找到了自己童年的梦。’柯岩以热爱儿童的心,关心儿童的画,写了许多配合儿童画的明丽的诗。她的许多诗像水晶一样透明。”“(儿童诗)难在要代替儿童思维——不能想得太复杂,太远。”他认为,无论是儿童画还是儿童诗,都“不可能是太多的逻辑思维的产物”,而应该具有一种“单纯的美”。

天真、明丽,具有单纯的美,像水晶一样透明。这是艾青对儿童诗的基本要求。不单单是对儿童诗有此要求。艾青在《我对诗的要求》一文里,也透露了自己全部诗歌创作的“秘辛”:“我曾经和少数几个同志谈过,我说努力的对诗的要求是四个方面:朴素,有意识地避免用华丽的辞藻来掩盖空虚;单纯,以一个意象来表明一个感觉和观念;集中,以全部力量去完成自己所选择的主题;明快,不含糊其辞,不写为人费解的思想。决不让读者误解和坠入五里雾中。”艾青的这些诗学主张,也是留给儿童诗作者们的宝贵馈赠。

艾青的创作之路起步于20世纪30年代初期。1932年1月25日,22岁的青年诗人在由巴黎到马赛的路上,面对着早春郊外的景色,创作了《当黎明穿上了白衣》。这是艾青最早的几首诗之一,《艾青诗选》把它放在开卷第一首的位置上。这其实也是一首色彩鲜明、形象明丽、语言优美的儿童诗:

紫蓝的林子与林子之间

由青灰的山坡到青灰的山坡,

绿的草原,

绿的草原,草原上流着

——新鲜的乳液似的烟……

啊,当黎明穿上了白衣的时候,

田野是多么新鲜!看,

微黄的灯光,

正在电杆上颤栗它的最后的时间。

看!

艾青到欧洲是去学习绘画的,从这首诗中可见他对色彩的敏感。整首诗就是一幅形象、光影、色彩都十分明丽的小风景画。尤其是“新鲜的乳液”这样新鲜的比喻,还有连用的两个“看!”更使这首诗具有了儿童诗的灵动和活泼感。

从20世纪30年代中期到整个40年代,艾青带着一大批杰作进入诗坛。在他的许多诗歌名篇之外,也有许多朴素、明丽和单纯的小诗,堪称中国现代儿童诗的“模范”之作。例如写于1938年的《我爱这土地》,是一首抒发深挚的爱国主义情怀的名篇,迄今在读者口中流传,也是中小学课本里的必选篇目。

从1939年秋天和冬天,到1940年春天,艾青在从南方奔赴北方的路上,陆续写了《秋》《秋晨》《水牛》《冬天的池沼》《树》《愿春天早点来》《船夫与船》等好多首小诗。

1942年,艾青还创作了一首《太阳的话》,后来也被选进了很多省份的小学语文课本。同一时期他还写了一首更为有名的诗《黎明的通知》,一直是中学语文课本里的保留篇目。1948年,艾青又创作了一组明亮的乡村风情画式的小诗《播谷鸟集》,其中像带有童话诗彩色的《喜鹊》等,都是标准的儿童诗。

1949年9月27日,艾青创作了一首《国旗》,迎接新中国的诞生。这首诗也曾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几代小读者,都会记得这首诗里的句子:“我们守卫它/它是我们的尊严/我们跟随它/它引我们前进/……旗到哪里/哪里就胜利。”

1950年3月28日,艾青写出了儿童诗名作《春姑娘》。这首诗也一直是小学课本里的保留篇目。全篇用拟人的手法,用生动活泼和明朗的意象,描写了春天给世界带来的温暖、光明和一派生机昂然的景象。

1954年,艾青的诗歌新作里,又出现了一首语言凝炼优美、形象明丽、单纯的儿童诗《三株小杉树》。这是这位已经享有国际声誉的大诗人,为小孩子献上的最美的礼物。

50年代里,艾青出访了欧洲、美洲的很多国家,写了很多域外题材的诗,其中也有不少儿童诗。例如1954年秋天在布拉格写的《写给小睡车里的婴孩》。这一时期,艾青还写出了《礁石》《珠贝》《小蓝花》《小牛犊》《高原》《小河》《泉》《梨树》《启明星》《鸽哨》等一批形象单纯、富有哲理和意趣的小诗。它们也是一批优美和珍贵的儿童诗。像闪光的珍珠一样,是诗人宝贵的生活经历、情感体验的结晶,对儿童的心智成长具有生动形象的启迪意义。

1956年11月17日,一个落雪的日子。望着漫天轻柔的雪花,艾青又写出了一首极其优美、也是带有经典品质的儿童诗《下雪的早晨》。这首儿童诗现在也是一些小学语文课本里的必选篇目。

时光进入了70年代末期,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新时期的春天。

大约在1978年,艾青又有了创作儿童诗的灵感。他再次献给小读者的,是这样一首小童话诗《伞》:

早晨,我问伞:/“你喜欢太阳晒/还是喜欢雨淋?”

伞笑了,它说:/“我考虑的不是这些。”

我追问它:/“你考虑些什么?”伞说:/“我想的是——/雨天,不让大家衣服淋湿;/晴天,我是大家头上的云。”

伞的回答多好。诗人仍然用自己擅长的拟人化的手法来写儿童诗,形象地写出了伞的无私奉献精神。这是一首单纯、灵动、且富有理趣意味的儿童诗。艾青带着他的诗集《归来的歌》,也带着一首首清新的儿童诗,重新回到了千千万万读者中间,回到了喜欢他的诗歌的小读者中间。

1979年,上海创刊了一本《儿童诗》杂志,小读者们从杂志上读到了艾青的《初雪》等儿童诗篇。《初雪》是一首生动活泼的小叙事诗,原载《儿童诗》第2期(少年儿童出版社1979年9月第1版),也选进了《上海儿童文学选1949—1979》第二卷。可惜的是,《艾青全集》却漏收了这首活泼有趣的、诗人曾在上海亲耳听过少年宫的孩子们为他朗诵过的儿童诗:

下雪了!/下雪了!/好大的雪呀!/弟弟也高兴,/妹妹也欢喜,/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跑着,追着,/忽然站住了,/都在喘着气……

弟弟搓着手说:/“这天气真冷——/要是下棉花多好/可以做棉衣……”/妹妹张着小嘴说:/“可不是,/要是下白糖,/下到我嘴里……”

弟弟在摇头,/妹妹在噘嘴,/只见好姐姐,/笑眯眯走过来,/姐姐说:/“你也别摇头,/你也别噘嘴,/大雪下到地里,/给麦子当被子……”

弟弟和妹妹一同说:/“拿雪当被子,多奇怪!”/姐姐说:/“有了雪当被子,/再冷也冻不死麦子……”

“到了明年春天,/天暖了,雪化了,/大地喝得饱饱的,/给我们长棉花,/给我们长麦子,/穿的大棉袄,/吃的白面馍,/还有甜菜做的砂糖,/吃到嘴里甜甜的……”

看着漫天的飞雪,/弟弟妹妹都笑了,/又是跳,又是叫——/弟弟说:“大雪,大雪,/快下吧,越大越好……”/妹妹也说:“快快下,快快下,/下得厚厚的,厚厚的……”

这首诗写于1978年10月19日的北京,一个初雪的日子。全诗既在写景,也在抒情;既有叙事,还有人物刻画,充满了欢乐的动态感,不仅写出了纷纷扬扬的初雪之美,也写出了小孩子的纯真、欢快、喜悦和美丽的愿望,赞美了雪花、土地、大自然对人类的哺育和奉献精神,也抒发了诗人对“瑞雪兆丰年”的期盼和感恩之意。

1979年春天,艾青带着一个诗人访问团,到祖国南方沿海一带采风创作。一路上,他写了很多新作,其中有一首《绿》,也是一首优秀的儿童诗。这一时期,艾青还写了《希望》《回声》等意象明丽、具有很强哲理和思辨意味的小诗。

艾青是一位能驾驭宏大题材的诗人,同时他也拥有一种高超的艺术创造能力,能化繁为简、以小见大,用儿童诗的小文体,用最单纯、最微小的小细节和小意象,去触碰大题材、抒发大情怀。比如他去欧洲访问,既写出了像《古罗马的大斗技场》这样宏大题材的长诗,也写出了具有儿童诗风格的《小白花》等小诗。这首《小白花》,足以与意大利作家创作的著名图画书《铁丝网上的小花》相媲美:

我怎么也忘不了在慕尼黑看见的达豪集中营门外的小白花

像是夜的星星抖动着的小白花在冷酷的铁丝网下小白花看见的很多听见的也很多别看它从来不说话

1980年,他又写了一首富有童话诗意趣《窗外的争吵》,仍然是用拟人手法,写出了春天和冬天在窗户外面的“争吵”。诗句里充满了儿童诗的风趣与幽默,可见诗人到老也葆有一颗明亮未泯的童心。

1980年5月10日,艾青还写了一首《朱总司令和孩子们》。这是他看到朱德总司令和孩子在一起的一张合影,有感而发的。无疑这也是一个“大题材”,但他用儿童诗的手法写得温暖动人:

谁都喜欢和他在一起,/靠得紧紧的,紧紧的,/感受到彼此的温暖,/呼吸到慈爱的空气;//喝的是延河的水,/吃的是陕北的小米,/一个个笑得多么天真,/洋溢着幸福的滋味。//长在荒野里的/青桐木多坚硬,/开在崖畔上的/山丹丹最美丽。

诗中讴歌了朱总司令宽厚、善良和慈爱的胸怀,也赞美了像荒野里的青桐、山崖边的山丹丹一样坚强与美丽的陕北儿童。


0
关键字:
上一篇: 作为诗学语言的“阳刚”
下一篇:现实生活为中华诗词注入新活力

网友评论